Uluru

【泽弗优】春日盛开(短篇)

*CP为泽弗洛达伊X优君

 

*女王与地知为姐弟设定

 

*为什么女王的弟弟不是亲王而是王子【。】因为王子好听啊!【喂

 

*OOC严重 吐槽有

 

*有引用妖精之国活动剧情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妖精之国的国度。在那里,各个种族的妖精们和睦相处,安居乐业。

 

妖精们不仅拥有美丽的翅膀,还有精致的外貌。在妖精之国,好看的妖精数不胜数。

 

在这之中,世代统治妖精之国的王室更是有着出众的容貌和优秀的才能。在外人看来,拥有名望与美貌的妖精王室已经是妖精之国最幸福也最令人羡慕的妖精。

 

然而只有作为皇室成员的妖精们才知道,他们也有着和其他妖精们一样的烦恼。

 

比如说作为女王继承人的公主沙洛蒂雅小学读了快一半却仍然是个学渣,比如女王弗洛勒伊塔那一头漂亮的金发中间其实也隐约冒出白发……

 

当然,这些都不是现在王室最大的烦恼。

 

妖精女王弗洛勒伊塔有一个弟弟,名为泽弗洛达伊,因为王室成员不多,作为直系成员的泽弗洛达伊王子地位崇高。

 

然而泽弗洛达伊王子性情古怪别扭,不好与人交谈,只愿每天和书本为伴。前任国王宠爱这个儿子,虽无奈却还是下令为他修筑了巨大的图书室。这下可好,泽弗洛达伊王子终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都泡在图书室里,活脱脱一个大龄宅男。

 

一两年都还好,可泽弗洛达伊这样一过就是几十年。上一次他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是先王的葬礼上,连王姐的登基大典都没去。

 

然而现在,泽弗洛达伊的年龄已经大到再不找对象可能就要真的打一辈子光棍了。

 

所以作为一个好姐姐的弗洛勒伊塔急了。

 

她用了几个月时间召开了好几场会议,终于说动了妖精之国的议会,批准她在泽弗洛达伊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其进行相亲。

 

到了相亲那天,她凭着自己春之统治者的实力,硬是把弟弟给拖了出来。

 

然后泽弗洛达伊就带着=_=的表情相亲去了。

 

按照弗洛勒伊塔的想法,她的弟弟身份高贵,长相俊美,有一头令人艳羡的漂亮长发和一对令人艳羡的异色眸,再加上丰富的学识和淡淡的忧郁气质,怎么都能轻易找到配偶才对。

 

然而事实证明,她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了解自己的弟弟。

 

 

 

那是泽弗洛达伊的第一次相亲,对象是一位妖精贵族少女。

 

妖精少女长相美丽,饱读书籍,与泽弗洛达伊十分相配。

 

弗洛勒伊塔对此十分关心,但日理万机的她怎么也不可能亲自前往查看情况,于是她派出侍从在旁边偷偷跟踪。

 

然而当天晚上,听了侍从报告的弗洛勒伊塔差点连一贯的笑容都崩坏了。

 

首先,在弗洛勒伊塔精心布置的餐厅里,泽弗洛达伊与少女见面了。

 

这本应是个完美的开头,如果不是泽弗洛达伊瞥了对方一眼后表情毫无变化地低下头开始看书的话。(女王:等等!不是跟他说了不准带书的吗!!)

 

在旁边观察的侍从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连忙偷偷吩咐餐厅老板开始上菜。

 

精致的菜宴上上来,泽弗洛达伊突然动了一下

 

就在侍从以为王子殿下终于开窍,对面的少女也眼泪汪汪的时候,泽弗洛达伊动作快速地摆好了餐具,一手捧着书一手拿着叉子就吃了起来。

 

不愧是王子殿下!根本不用看餐桌就能夹到自己想吃的东西!

 

不对!!!现在不是夸奖王子的时候的时候啊啊啊啊啊!!

 

等侍从从泽弗洛达伊多年练成的一边读书一边吃饭的绝技中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位相亲对象已经泪奔着跑掉了。

 

最让人惊讶的是,其间泽弗洛达伊居然连头都没抬一下。

 

一直等到泽弗洛达伊把手里的书看完,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又晃晃悠悠地向外走,侍从才揉了揉酸痛的腿站起来。

 

幸好王子殿下他,只带了一本书……

 

 

 

“……”

 

弗洛勒伊塔正在调整自己的表情,但是不管怎么努力,她向来温和的五官看上去都有些扭曲。

 

“女王陛下,王子他长期深居城堡,对世事不谙也是正常的……”

 

侍从连忙为泽弗洛达伊找了一个听上去有点靠谱的借口,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晚女王大人就微笑着去找泽弗洛达伊夜谈了。

 

 

 

穿过无数个装饰华丽的房间,绕过有着精美浮雕的走廊,女王向着城堡的偏僻处走去。

 

皇室的成员并不多,城堡却大得离谱,所以大部分地方就这么搁置着,长久下来,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然而作为女王的弗洛勒伊塔对此毫无畏惧。她绷着脸颊继续前行。

 

又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后,她停在了某一个房间门口。

 

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愤怒,安静地站了一会儿,她伸出手来敲门。

 

沉闷的敲门声在空荡荡的回廊里回响,又从无数个方向流窜回来。

 

敲了好一会儿,门突然慢慢打开。

 

“……”

 

门内的妖精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而是自顾自地向房间内走去。

 

女王脸色变化了好久,最终却叹了口气,关好门后也跟着进了房间。

 

虽然说是房间,事实上这间屋子大得离谱。虽然对于整个城堡来说不算大,却比寻常的妖精们的家要大上数倍。

 

然而这间房间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它的大小,而是充斥着整个房间的浩如烟海的书本。古老沧桑的书架密密麻麻地分布着,整个房间都是树木的清香。

 

“有什么事吗?”

 

对于身为妖精女王的弗洛勒伊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尊敬之情,房间的主人就像与平常人打招呼一样随意地问道,口吻甚至比一般人更为淡漠。

 

“是的。”

 

女王对此毫无不满,反而露出了笑容。

 

“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哦,泽弗洛达伊。经过长老们的决定,我们又为你安排了一场相亲。”

 

“……”

 

泽弗洛达伊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再说一遍。”

 

“下星期你又要去相亲哦~”

 

“……无聊,一次就够了吧。”

 

泽弗洛达伊的嘴角小小地抽搐了一下。

 

你倒是还敢提啊,女王的笑容更灿烂了。

 

“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嘛……毕竟你是整个王室最后一个没有配偶的人了,而且如果再放任不管的话,你就会变成没有人要的大叔了。”

 

“……”

 

泽弗洛达伊的表情有点扭曲了。

 

“对了,这一次,不准带书哦,我会亲自检查的^_^”

 

女王露出了一个不符她女王形象的微妙笑容。

 

“够了。”泽弗洛达伊站起身向书架的方向走去,”要相亲你自己去,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并不准备寻找配偶。”

 

“老是这么别扭可不行呢。”弗洛勒伊塔在他的身后笑着轻声道,”这回绝对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于是走远的泽弗洛达伊莫名其妙地感觉背后一冷。

 

 

 

第二次相亲的对象依然是一位贵族少女,为了以防万一,弗洛勒伊塔特意吩咐侍从为泽弗洛达伊准备了新的礼服在餐厅里更换,以免他又像上次一样掏出书来。

 

事实上这次泽弗洛达伊很听话地没有带书出来,但还是乖乖地让侍从给他换了衣服。

 

黑色的礼服很修身,更显得泽弗洛达伊身姿挺拔,面容清俊。

 

哎呀妈呀这回王子大人这么帅,就算是看书不看人,对面的姑娘应该也不会跑掉了吧?

 

然而,三十分钟后,他看着贵族少女撒着眼泪跑掉的背影,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是谁——”他慢慢转过脸来看着餐厅老板,”把菜单递给王子殿下的?”

 

 

 

把菜单递给泽弗洛达伊的服务生出乎意料的是个人类,名字是优。

 

其实他并不算是正式员工,而是作为一个冒险家,为了凑集路费在沿途打工,这一次刚好在这家餐厅打工而已。

 

所以被叫出来的时候,优并不怎么惊慌。

 

他只是无语站在一边,看老板不停鞠躬道歉,目光不由得看向了正摆着忧郁脸安静地坐着望向窗外(发呆)的泽弗洛达伊。

 

谁特么会知道这家伙能把菜单当书看得津津有味啊!!

 

优忍不住腹诽。

 

被辞退的时候他并不意外,虽然是无心之失,但是破坏了别人的姻缘确实是事实。

 

当然,他觉得那货就算是没有菜单也不会和别人好好约会好吗!!别因为自己找不到老婆就迁怒啊!!

 

赚不到钱,行程就要往后推,完成环游世界的伟大梦想就要花更多的时间。

 

想到这一点的优坐在餐厅外的花坛上,学着那个傻逼王子的忧郁表情,抬头望向夜空。

 

“唉……”

 

忧郁了五分钟之后,优决定去寻找新工作。

 

找工作的地点就是那个傻逼王子的老家,妖精之国的王宫。

 

理由非常简单,要是所有王室成员都那么傻,工作应该蛮好找的,嗯。

 

 

 

当然十分钟后,因为没有妖精之国户口而被赶出王宫的优有点忧伤。

 

就在他惆怅地准备离开时,突然看见了一个不知拿着什么东西晃晃悠悠向王宫走来的身影。

 

优定睛一看:这不是那傻缺王子吗?于是左右看了看,凑上去叫了声王子殿下好,

 

泽弗洛达伊显然也看到了他,对着他僵硬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回应。

 

虽然对方表现冷淡,优却毫不气馁。

 

“王子殿下现在要回宫?”

 

泽弗洛达伊嘴角动了动。

 

“不回家我去哪?”

 

明显是对这种白痴对话表达不屑。

 

优挤出一个抱歉的微笑,好不容易忍住打他的冲动,直接放弃拐弯抹角。

 

“王子殿下,今天我失业了,今晚连家都没得回。”

 

“……”

 

“可能我说话比较无礼,不过这一切和王子殿下你脱不了干系。”

 

“……”

 

“所以……”

 

“你要我对你负责?”

 

泽弗洛达伊淡淡开口。

 

“……”

 

优的笑容僵硬了。

 

谁特么要你负责啊你这傻缺王子难道是看着言情小说长大的吗?!

 

泽弗洛达伊收起书,为难地看了他一眼。

 

“可是我讨厌人类。”

 

正好,我也讨厌你。

 

“而且你还是个男的。”

 

哈哈哈哈那真是太好了我决定今晚就砸锅卖铁离开这个国家哈哈哈哈。

 

“不过……”

 

?!
 “你可以先和我订婚。”

 

“=口=“

 

优的心中一万头纳吉呼啸而过。

 

 

 

泽弗洛达伊是个不可置疑的行动派。

 

优还在愣着的时候,他直接抓了对方的手,一路狂奔到正坐在王座上敷面膜的女王面前。

 

可怜弗洛勒伊塔还没从被人看到一脸面膜的惊慌中恢复过来,就听到了更让她震撼的消息。

 

“我要和这个人类订婚。”

 

“……=口=等等,泽弗洛达伊?这可是个男性啊?”

 

“你说了结婚就可以的吧,”泽弗洛达伊皱眉,”不同意的话我就去森林里和卡塔鲁结婚了。”

 

“QWQ泽弗洛达伊……你真的明白结婚是什么意思吗?”

 

我也想问——by优

 

 

 

三天后,优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他只是想找个工作而已啊!!怎么的就和这傻缺王子订婚了!!

 

而且!!那个传说中美丽睿智的妖精女王!为什么会过了一个晚上就莫名其妙地接受自己的弟弟要和一个男人结婚的事实啊!!

 

还拉着自己去王宫谈心什么的真是够了!!下一步是不是要教我做女红啊!

 

我的梦想可是环游世界当上海贼王啊!!!【哭

 

优弱弱地开口:

 

“王子殿下……”

 

“叫名字。”

 

泽弗洛达伊从书本里抬起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优欲哭无泪。

 

“泽弗洛达伊先生……”

 

好吧,虽然那个敬称听上去还是不舒服,但是有进步。

 

泽弗洛达伊在心里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脸上却别别扭扭:”怎么?”

 

“我们能不能不……”

 

本来想说不结婚的优收到对方警告眼神后自觉改口。

 

“不要这么快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啊QAQ”

 

虽然优也是个乡下来的穷小子,可他好歹也是王国长大的,对于王室生活条件有一定的了解。

 

一开始搬入泽弗洛达伊的房间,他本来是有一点点可耻的期待的。可惜这种期待在看到泽弗洛达伊那个足够让密集恐惧症患者病发的书房时就破灭了。

 

为了迎接他的到来,弗洛勒伊塔特意吩咐佣人为他收拾了房间。然而满心欢喜的优搬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进去时,却立刻被告知这其实就是泽弗洛达伊王子的卧室。

 

虽然泽弗洛达伊经常睡在书房角落的床上,优还是对自己睡别人的房间这个事实感到恐慌。

 

不过泽弗洛达伊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

 

“你不想和我在一起?”

 

傻缺王子的表情好恐怖啊啊啊我只是个冒险家武力值不高的啊啊啊

 

“和我在一起没什么不好的吧,至少那女人不会天天催着我出去相亲了。”

 

“那是对于你来说没什么不好啊!”

 

“现在每天你都可以吃饱喝足也不用去打工,不好吗?”

 

“我本来就不是为了吃饱喝足去打工的啊!”

 

“哦?”泽弗洛达伊挑起眉毛,”那你是为什么去打工的?”

 

“当然是!”优一手叉腰一手指天,摆出一个帅气的pose,”为了环游世界啊!”

 

“……”

 

泽弗洛达伊的表情刺伤了优脆弱的心灵。

 

“你别看我这样,其实也是去过两个国家呢!沙漠之国和魔法之国我都去过哦!”

 

“你去过沙漠之国?”

 

泽弗洛达伊有点意外地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书。

 

“正好,最近我在看关于沙漠之国遗迹的文献,把你的所见告诉我吧。”

 

优:”……”叫你嘴贱!

 

幸好作为冒险家的优虽然年轻,却有着很专业的精神。他跑回泽弗洛达伊的卧室掏了会自己的行李,摸出一个厚厚的小本子。

 

“这是我旅行的见闻。”优快速翻阅着,在找到某一页后把本子递给他,”这几页是关于沙漠之国遗迹的……”

 

“嗯……”

 

“然后这是我在首都看到的文物……”

 

“嗯……”

 

“这是当地的传说……”

 

“嗯……”

 

泽弗洛达伊很有兴趣地一页一页翻过去,在看到某一页时突然停下来。

 

“这个黄蓝黄蓝的是什么?”

 

“哦,那是我在沙漠之国认识的朋友,凛,后面还有她弟弟……”

 

泽弗洛达伊瞪了他一眼。

 

“你已经和我订婚了,不准和别人打情骂俏。”

 

“……你从哪儿学来的,泽弗洛达伊先生?”

 

泽弗洛达伊没有回话。他才不会承认这几天看了好几本教人谈恋爱的书了。

 

当天晚上优的小本本被扣留在了泽弗洛达伊的书房。

 

等过了几天他再拿回来的时候,惊愕地发现本本上为数不多的女孩子的画像旁全部画了一个小小的愤怒表情。

 

 

 

优在王宫的生活非常单调,每天不是在泽弗洛达伊的书房里找书来看,就是被女王陛下拉到王宫里去吹牛。

 

有时候他对这位女王陛下真是佩服的紧,就连和他这么一个人类小孩,女王也能保持周到的礼节,并且保持谈话从不冷场。

 

当然,有时候女王也会拐弯抹角地打听他和泽弗洛达伊的相处情况,当她听说两人是在餐厅认识的时候,笑容非常灿烂。

 

“那么你们一定共同度过了一个浪漫的夜晚吧?”

 

……王室成员的脑补能力真的好厉害啊。

 

比起被脑补,和泽弗洛达伊一起泡在书房里似乎也不是这么难以接受的事情。至少泽弗洛达伊对于看书这件事热衷得让人害怕,难得热心地推荐了很多关于各国游记的书给他。

 

仔细想想,泽弗洛达伊这个妖精,长得不错,有一对好看的眼睛,身份高贵,学识也丰富,如果不是性格别扭情商低,也许真的是个不错的伴侣……才怪!!

 

优抽搐着嘴角,无语地看着自己的订婚对象再一次表演起一边看书一边吃饭的绝技。

 

“泽弗洛达伊先生,你的饭洒到领子里了。”

 

“?哪?”

 

泽弗洛达伊慢悠悠地抬头。

 

优:”……不,我骗你的。”

 

泽弗洛达伊用漂亮的双色眸瞥了他一眼。

 

“你很无聊?”

 

“难得您发现了。”

 

“跟弗洛勒伊塔说一声,出去玩吧。”

 

优惊讶万分。他在这里住了快一个月,虽没有被限制出行,但要去哪却是被近卫兵跟着的,别说出王宫,就是上个厕所都觉得不自在。原因他大概也能猜到,作为老光棍的弟弟好不容易有了对象,女王当然怕这事给黄了。

 

不过有王子大人发话,出王宫当然是没什么问题了。

 

想到这里优笑道:”您就不怕我跑了吗?”

 

泽弗洛达伊认真地看了他几秒钟,就在优嫌弃自己多嘴时,泽弗洛达伊慢慢地挤出一个笑容:”你会吗?”

 

那似乎是优第一次看见他笑。看着泽弗洛达伊,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第一次认识到,这个王子长得是真的有点好看。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

 

我当然会!我可是有环游世界的伟大梦想啊!!

 

当天晚上,优手里抱着几大袋妖精之国特产站在泽弗洛达伊的书房门口,再次为自己的不争气流下眼泪。

 

“回来了。”

 

泽弗洛达伊给他开门时毫无惊讶之色,好像早就料到他不会就此离开。他淡淡地看了优一眼。

 

“手上抱的是什么?”

 

“买了点特产和纪念品,啊,泽弗洛达伊先生要喝蜂蜜茶么?”

 

泽弗洛达伊皱眉。

 

“我不喝蜂蜜茶。”

 

“呃,那……”优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我泡别的东西给你喝?”

 

“不用了,我房间的柜子里有茶杯,你自己去拿吧。”

 

泽弗洛达伊垂下眼,又慢慢走向自己的书桌。

 

一直听到优的脚步声消失,他才轻轻松开一直紧攥的拳头。看向书桌上从优离开后就没有翻动过的书页,露出一个自嘲的苦笑。

 

 

 

在大大的浴池里泡了澡后,优裹着浴巾坐在床上喝着热乎乎的蜂蜜茶,发出满足的叹息。

 

然后他抬起头,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的泽弗洛达伊打了个照面。

 

优:”啊!”

 

“别吵。”

 

泽弗洛达伊不耐烦地蹙眉,看了看优的打扮:”你在这好像蛮习惯。”

 

“还好还好。”

 

被房间主人抓到了=口=

 

下一秒,优看着泽弗洛达伊开始脱衣服的动作惊呆了。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睡觉啊。”泽弗洛达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我的房间不是吗?”

 

“今晚不在书房睡?”优垂死挣扎。

 

“那边床小。”

 

优歪着头想了想,好像为了腾空间放书,书房的床的确是没有这张大。

 

不过也是一张可以打滚的大床好不好!

 

“那……”优嘴角抽搐,”我去书房睡?”

 

这回轮到泽弗洛达伊一脸不满了。

 

“我睡觉又不踢被子,你躲什么。”

 

这根本不是踢被子的问题好不好!优惆怅地看着他。

 

算了,料这个天天看书从来不撸的王子也做不出什么事。

 

话是这么说,真的和泽弗洛达伊躺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优莫名其妙地有点紧张。

 

“睡过来点。”

 

泽弗洛达伊看着他和自己一米的距离,皱着眉拍了拍中间的空隙。

 

“不用不用,床大。”优拼命摇头。

 

“我怕你扯被子,快过来。”

 

优没有动,和他对峙了好几秒。

 

“我怕你半夜咬人。”

 

“……”泽弗洛达伊认真地看着他,”我不咬人。”

 

“……”

 

“我要是真的咬人,你就是躲在书柜里我也咬你。”

 

优抱着被子向他挪了一点。

 

 

 

泽弗洛达伊就像突然爱上了自己的床一样,开始每天晚上回卧室睡觉。

 

其实一开始优是拒绝的,但是拒绝也没用啊,泽弗洛达伊才是房间的正牌主人,他充其量不过是个蹭床的。

 

而且泽弗洛达伊睡觉不打呼噜不磨牙不乱动,往往是一觉安安静静睡到天亮,优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嫌弃的。

 

慢慢的,他也习惯了睡觉的时候旁边有这么一个发温体。虽然有时候自己会无意识地和泽弗洛达伊滚到一起,但这也是可以习惯的嘛。

 

 

 

这一天晚上,过了很久很久,优都没有办法入睡。

 

他偷偷看了背对着自己的泽弗洛达伊好几眼,才像担心对方被吵醒一样悄声道:

 

“泽弗洛达伊先生,你睡了吗?”

 

“……”

 

“我觉得你说的没错,和你结婚的确是没什么不好。”

 

“……”

 

“但是对不起,我一定要环游世界,成为一个伟大的冒险家。”

 

“……”

 

“对不起,我不会和你结婚的。”

 

“……”

 

“我知道的,你也不是真的喜欢我吧,只是因为不想被逼着相亲才想着拿我来应付女王。我不会揭穿你的,过段时间我偷偷离开,你就告诉女王因为我的背叛你痛苦万分不想再谈恋爱就好啦。”

 

“……”

 

“真的对不起,泽弗洛达伊先生。”

 

终于说出内心所想的优如释重负地闭上眼。

 

静谧的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下。

 

背对着优,泽弗洛达伊异色的双眸里波光流转,许久之后才缓缓闭上。

 

 

 

过了几天,优再一次申请到王宫外游玩,想着弟媳(?)作为人类对妖精之国陌生又好奇,体贴的弗洛勒伊塔仁慈地批准了优的出行。

 

听闻优离开的泽弗洛达伊难得地放下了书本,看向窗外。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看上去巨大的王宫之外,世界究竟有多么辽阔。

 

就连长年待在古书之中的自己都会被小小的旅行见闻吸引,更何况是有着环游世界的梦想的优呢?

 

这一次,大概真的要和他分别了吧。

 

……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呢。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离开自己一直栖身的书房,在花园里闲逛。

 

泽弗洛达伊已经快忘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走出过城堡,他看着枝头的花蕾,突然嗅到了自己身上早已陈腐的气息。

 

他会离开这样无趣的自己,也是自然的吧。

 

那孩子的身上充满了生命力,对未来充满了无尽的向往,而他正是被这些自己一直缺少的东西所吸引。

 

【您好,这是菜单,您要点些什么呢?】

 

无法否认,长期不与他人交流的自己,连说话都笨拙得厉害。那一天也是,表面上淡然自若地看着对面的女性,内心却叫嚣着想离开这令人尴尬的氛围。

 

幸好他出现了,或许只是无意,可是他的出现却拯救了自己的难堪。

 

泽弗洛达伊一直觉得,自己就像蜗牛一样,做事温吞,受到什么刺激就会缩回壳里。

 

或许,构成泽弗洛达伊这个妖精的,只有自欺欺人这个词吧。

 

“……”

 

泽弗洛达伊苦笑着闭上眼。

 

植物的气息是如此的充满生命力,然而名为泽弗洛达伊的生物却早已腐朽。

 

终有一日会烂在这座古堡里。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

 

他也渴慕着那似乎永远不会到来的春天啊。

 

 

 

“真是难得呢……你竟然会主动来找我,看来那个少年真的让你改变了许多。”

 

弗洛勒伊塔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几乎几十年未曾踏出房间的弟弟。

 

“我有事要问你。”

 

弗洛勒伊塔挑起眉毛。

 

“是关于那个少年的吗?”

 

“……”

 

泽弗洛达伊不置可否。

 

“泽弗洛达伊,我亲爱的弟弟啊。”弗洛勒伊塔叹了口气,”我知道,多年以前发生的那件事在你的心口留下了巨大的无法愈合的伤疤,正因如此,我一直容忍着你的避世,就连你没有出席我的登基仪式,我也未曾怪罪过你。”

 

“……抱歉。”

 

“不,我说这些并不想让你感到愧疚,我只是为你感到高兴。除了书对什么也不感兴趣的你,有一天来到我的面前告诉我你要和别人结婚,老实说,就算你真的想要和卡塔鲁结婚,我也不会反对的。”

 

“……我不会作出那样荒谬的事的。”

 

“你当然不会,”弗洛勒伊塔笑道,”可是我真的很害怕,你会这么孤独地过一生。”

 

“……”

 

“我曾经听说过一个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贪婪的人类用魔法夺走了一个妖精的飞行之力,那之后,妖精的泪水与哀叹侵透了一片土地,那片土地也变成了无花之地。在无花之地上,没有花朵,也就没有了春天。”

 

“我也听过那个传说。那个妖精,正是我母亲那样的大地天赋者的祖先吧。”

 

“是的,我与你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对这段历史并不如你那样感触深重。但我知道,大地天赋者们习惯了没有春天的黑暗森林,也习惯了漫长的寒冬,尽管憧憬着春天,却从未得到过。尽管想要追求爱情,却被寒冬封锁了一切。”

 

“……”

 

“泽弗洛达伊,你拥有大地天赋者的血脉,多年前又曾被人类夺走了翅膀,是什么让你对那个人类的少年如此执着呢?”

 

“……或许在我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仍旧对春天有着幻想吧。”

 

“那么,你认为那个少年会是为你带来春天的人吗?”

 

泽弗洛达伊闭上眼,久久,他终于开口。

 

“我不知道……但我有一种感觉,如果他就此离开,我或许就会这样死在永远不会消散的寒冬中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优离开妖精之国已经快半年了。

 

一开始的期待慢慢落空,看着花园里的树木一层层褪下落叶,泽弗洛达伊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

 

冬天快要来了。

 

弗洛勒伊塔亲自给他送来了御寒的衣物和被子,她知道泽弗洛达伊早就开始回卧室睡觉,便又吩咐仆人在泽弗洛达伊的卧室里建了火炉。

 

然而这一切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她能清晰地感觉到泽弗洛达伊的生命力正一点点消失。

 

 

 

今天也是如此。

 

弗洛勒伊塔从窗户向外看,偶然瞥见了泽弗洛达伊站在花园中的身影。

 

她甚至开始希求弟弟从未与那个少年相遇,就算一辈子待在书房里也没关系,只要他能活下去。

 

 

 

弗洛勒伊塔快要绝望的那一天,泽弗洛达伊仍然呆在花园里。

 

那时候他已经很虚弱了,连走路都有些晃悠,却还是固执地呆在一棵还残存着树叶的树下。

 

她一直看着自己的弟弟,直到看见泽弗洛达伊突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那是弗洛勒伊塔从来没有在弟弟脸上看见过的生动表情。

 

 

 

已经等了一百多天,他不应该着急的。

 

泽弗洛达伊对这一点很清楚,可他就是无法像以前一样,装出淡然的神色。

 

他花了所有力气奔跑,跑到优的面前时,甚至没能掩饰自己的喘息。

 

少年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向他微笑,就像过去的每一天他所做的那样,露出暖融融的笑容。

 

“我去了常夏之国,给你买了好多好多的礼物。”

 

“那里每天都好暖和,好想带着泽弗洛达伊先生你一起去。”

 

“泽弗洛达伊先生,我好想你。”

 

泽弗洛达伊一直盯着他,直到优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后脑勺。

 

“嗯。”泽弗洛达伊笑了起来,“我也想你。”

 

 

 

“泽弗洛达伊先生……”

 

“嗯?”

 

“你这样我很不习惯……”

 

“什么不习惯?”

 

“QAQ你这么紧紧地抱着我……感觉好奇怪……”

 

“是么。”

 

泽弗洛达伊正抱着优坐在床上给他顺毛,听到他这么说,笑了笑却没有任何表示。

 

“话说回来,你不是要去环游世界吗?”

 

“本来是的哦。但是……”优偷偷看了他一眼,“我在常夏之国的时候,总是能听到泽弗洛达伊先生的声音。”

 

“……我的声音?”

 

“一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呢,因为你是不可能出现在那的,后来我就开始想,会不会是远方的泽弗洛达伊先生在希望着我回去呢?想通了这一点,我就赶快买了东西回来了。……啊,说是这么说,可是因为没有路费,还是被逼着打了好久的工QWQ我还以为冬天之前都赶不回来了。”

 

那个……难道是所谓的神在怜悯我,所以才让优听到了我内心的声音吗?

 

泽弗洛达伊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下一次,泽弗洛达伊先生和我一起去旅行吧?”

 

优又小心地偷看了好几眼,终于鼓足勇气开口。

 

泽弗洛达伊没有回答,手指慢慢滑过少年在这半年变长了不少的头发。

 

“我很小的时候……也曾经梦想着环游世界。”

 

 “因为我是王子,长老们都认定我就是下一任统治者,所以行动受到很大的限制。但是我没有服从,而是选择了离家出走。”

 

优有点惊讶地看着他。

 

“现在想想,如果那时候我听从了他们,或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吧。”

 

泽弗洛达伊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悲哀。

 

“我那时候很小,比你现在还要小好几岁,什么都不懂,以为靠着自己在书上学到的知识就能闯天下了。当然,这么天真的我很快就受到了教训——我被人类抓住了。”

 

优脸色一变。虽然现在人类与妖精的关系还算不错,那也只是停留在有利可图的基础上,事实上仍然怀着种族主义,对异族抱有偏见的家伙并不少,如果是那样的人抓住了那时的泽弗洛达伊这样幼小的妖精,对他作出什么都是可能的。

 

果然,泽弗洛达伊的下一句话让他变了脸色。

 

 “他们……”

 

泽弗洛达伊闭上眼,露出痛苦的表情,优想要阻止他,泽弗洛达伊却挥了挥手。

 

“没关系的,我已经逃避够久了……他们……他们用刀子割下了我的翅膀,将我打伤之后丢到了黑暗的森林里。之后……”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就像过去的那些场景在面前一幕幕重现。他听到了幼小的自己的哭泣,还有那些人类发泄一般的诡异笑声。

 

“泽弗洛达伊先生!”优紧紧抱住他,“没关系的,已经过去了,没关系的……”

 

泽弗洛达伊将头埋在他的颈边。

 

“……我被住在无花之地的大地天赋者们捡到送了回来,那之后我就重复着这样的生活,一直到遇见你。”

 

说到这里,泽弗洛达伊露出笑容。

 

“能遇到你,或许正是那位冷酷的神对我仅有的怜悯呢……”

 

优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就像安慰小孩子一样。

 

“能够与泽弗洛达伊先生相遇,也是神对我的恩赐哦。”

 

他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温柔。

 

“我一直一直都是一个人,一个人长大,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旅行。那个时候,是泽弗洛达伊先生你进入了我的生活,教会了我怎么和别人在一起。”

 

“正如你说的我带给了你春天一样,泽弗洛达伊先生你,也带给了我春天啊。”

 

 

 

“准备好了吗?”

 

弗洛勒伊塔看向自己正一脸别扭地整理礼服的弟弟,露出无奈的表情。

 

“等一等,我来帮你。”她伸手帮泽弗洛达伊理了理衣褶,“真是受不了你,大冬天结婚什么的……”

 

“你有什么不满吗?”

 

泽弗洛达伊无辜地问。

 

“当然没有。”

 

弗洛勒伊塔瞪了他一眼。

 

“好了,快去吧,接你的新娘去。”

 

“唔,听上去怪怪的……”

 

“行了行了,一大把年纪了,别这么斤斤计较。你再不够去,优可就要跑了。”

 

泽弗洛达伊眯起一对好看的异色眸。

 

“他不会的……不过我确实该去接他了。”

 

他转过身,步伐坚定地向着远处的少年走去。

 

 

 

弗洛勒伊塔哟,我似乎还没有明白,是谁给我的种子浇水,让它发芽,给它光明,让它开花。

 

……还有,又是什么时候开花的呢?

 

就像是一觉醒来,我正睡在一个散发着馥郁花香的花园里,一直因为冰雪而僵硬的四肢在春天的气息中逐渐变得柔软。

 

而优正坐在我旁边,因为我的苏醒而凑上来,对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然后我的春天,就此盛开。

 

 

 

                                                      【END】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