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泽弗优】春日盛开 番外

 * 憋了几天终于憋出来的流水账

 

* 文力渣

 

* 今夜就是泽弗洛达伊向我索命之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唔……”

 

优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依然是一片黑暗。

 

原来还很早啊……

 

他小声嘀咕着再次闭上眼,手无意识地摸索着四周,直到感觉摸到什么温热的东西才停下来。

 

“嗯……”

 

优无意识地笑了笑,手不安分地乱动,猝不及防间被人一把抓住。

 

“醒了的话就起来,时间不早了。”

 

泽弗洛达伊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优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只觉得那声音是在梦里听见的,眼看就要又一次进入梦乡。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贪睡。”

 

泽弗洛达伊无奈地摇了摇头,下床把窗帘拉开,耀眼的阳光一下就照射进来,床上的优呜咽一声,不耐地睁开眼。

 

“好亮……咦?”他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发出像是无法置信的声音,“这么晚了?我睡了这么久?”

 

“你还没调整好时差,这很正常。”

 

泽弗洛达伊面无表情地回道,他的目光从优未着寸缕的上身划过,一向清冷的异色双眸顿时变得幽深。

 

“如果我原来旅行的时候这么睡,早就被人连财带命一道抢了。”

 

优兀自摇头叹气,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结婚对象越来越复杂的表情。

 

“……”

 

泽弗洛达伊没再说什么,从一旁的椅子上取来旅馆刚送来的洗好的衣服,优沮丧地伸出手让他给自己一件件穿上。

 

“赶快收拾一下,今天我们还要去家里。”

 

泽弗洛达伊低下头给他整理领子,动作熟练无比。

 

优抬起头有点迷茫地看着他。

 

“……忘记了吗?”泽弗洛达伊叹了口气,“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回你原来住的村子看看?”

 

“我没忘,只是你一下说家里,我没反应过来……”

 

泽弗洛达伊挑了挑眉:“你要尽快习惯。”

 

“……嗯。”

 

 

 

结婚之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当毫无经验的新婚夫夫坐在妖精之国高贵的女王陛下面前虔诚请教时,弗洛勒伊塔优雅地抚摸着手中的茶杯,露出神秘的微笑。

 

“那个嘛……当然是,度蜜月啊~”

 

那一刻优清晰地看到泽弗洛达伊打了一个小小的寒颤。

 

 

 

在弗洛勒伊塔的安排下,两个人带着行李踏上了蜜月之行的旅途。

 

虽然弗洛勒伊塔多次劝诫他们一定要带上护卫,但在向来讨厌与陌生人接触的泽弗洛达伊的坚决反对下,弗洛勒伊塔被迫放弃了这一想法。

 

至于女王陛下是真的放弃还是阳奉阴违,那就不关泽弗洛达伊的事了。只要她安排的护卫不在自己和优面前出现,泽弗洛达伊也就懒得管。

 

当然有人偷偷跟着也是有好处的,比如住进旅馆之前会有人提前办好入住手续,也不用担心自己身上的钱花光,所以泽弗洛达伊对这些人的存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多年独居,他早就学会了无视不感兴趣的人。

 

虽然他觉得这是自己为数不多的优点,优却对此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忧虑。

 

他总担心泽弗洛达伊会像某些小说里写的那样患有严重的交流障碍,比如买东西时跟店家说话就会舌头打结,上街逛一逛就会浑身发软站不起来。

 

当看着优绘声绘色地表演这些症状时,泽弗洛达伊的面瘫差点破功。

 

“泽弗洛达伊先生,我很认真的。”优看他拼命掩饰笑意,有些愤怒,“我以前在魔法之国经常看见这种病症,长期呆在屋子里研究魔法,等出门的时候已经话都说不流畅了。”

 

泽弗洛达伊嗯了一声,淡笑着摸摸他的头表示安抚,却被优一爪子拍开。

 

“你不要像哄小孩子一样敷衍我!我是你老公好不好!”

 

 “……”

 

泽弗洛达伊保持着抬手的动作好几秒,才慢慢转头看着他,目光深邃得让优不自觉地抖了抖。

 

“老公?”

 

他的声音带着笑意,优又抖了一下。

 

“优,你不如给我解释一下,你是怎么决定的?”

 

 

 

那次谈话的结果是优被他抱着逗弄了个够,连最开始到底是在争执什么都忘干净了。

 

不过优忘记了,不代表泽弗洛达伊也会这么一笔带过。

 

那天夜晚睡在旅馆的床上,泽弗洛达伊彻夜未眠。

 

他始终觉得自己向优求婚并非冲动,能够早些把这个人套牢绝对出自本意。但在结婚之后他突然有些冷静下来。毫无疑问,他是爱着优,需要优的,可是问题是,怀中的这个人类少年,他真的需要自己吗?

 

优虽然说过,他长期一个人,能够学会和别人相处多亏了泽弗洛达伊。但随着旅行的日子越来越长,泽弗洛达伊逐渐认识到优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学习——他天生就有着让人想要亲近的特质,就连泽弗洛达伊自己都早已领略过。

 

而自己,除了读书什么也不会,已经是大叔的年纪,还可能真的有所谓的交流障碍。

 

——不,他可不是在自卑。

 

泽弗洛达伊有些恼怒地想着,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优,伸出手轻柔地给他捻了捻被角,嘴边露出一丝笑意。

 

 

 

优住的村子虽然属于王国,却意外的小,从村口走了没几步就是优原来住的房子。优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幸去世,一直到十五岁前优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间屋子里。

 

虽然优讲述这一切的口气听上去云淡风轻,但泽弗洛达伊轻易就能想象出少年幼时独自生活的辛苦。

 

“怎么了?”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紧紧抓住,优抬头正对上他有些忧郁的脸。

 

“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夸张啦,村子里的大家都对我很好,经常回来帮助我。尤其是邻居的希艾特一家,把我当成他们的一员。”

 

“希艾特?”

 

泽弗洛达伊重复着这个名字,轻轻皱起眉。

 

听上去……像是女孩子的名字啊。

 

正如他所想,希艾特是个年纪与优相仿的金发少女,她看上去青春可爱,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活力,和优站在一起的时候登对得不得了。

 

而且,希艾特虽然表现得对优十分嫌弃,眼里对少年的钦慕却怎么也无法忽视。

 

他们谈话的时候,泽弗洛达伊坐在旁边慢悠悠地喝茶,少女娇俏的声音却不随他意地进入耳中。

 

“我都说了一个人旅行什么的太危险了!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我有多担心你啊!”

 

“我没事啦……”

 

“现在是没事,以后呢?就凭你那种半吊子的战斗能力,能对付什么魔物啊?最后还不是让人给你收拾烂摊子……哼,不过我最近已经获得了枪术士的资格哦,要邀请我和你一起也可以勉强接受——”

 

“那个啊……我觉得还是……咦,泽弗洛达伊先生!”优的声音突然变大,站起身几步冲过来,“不要喝太多茶叶啊!晚上会睡不着的!”

 

“……没关系。”

 

“你没关系我有关系啊,我可不想被你吵醒。”优小声嘟哝着。

 

旁边的希艾特投来怀疑的目光。

 

“笨蛋优,你还没给我介绍呢。”

 

“啊,我都忘了……”优窘迫地笑了笑,“这是泽弗洛达伊先生,是我的……”

 

那么,你会怎么介绍我呢?大概,会掩饰说是同行的朋友什么的吧……

 

泽弗洛达伊自嘲地笑了笑。

 

“妻子。”

 

希艾特:“……”

 

泽弗洛达伊:“…………”

 

小屋里的空气凝结了好几分钟后,希艾特的眼睛像要喷火一样紧盯着泽弗洛达伊。

 

“笨蛋优,这个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啊,种族不说,这可是个男人啊?”

 

她把自己想象成什么,泽弗洛达伊大概也想像得到。他淡定地喝了口茶:“男人怎么了?”

 

“男……”

 

希艾特莫名语塞,目光在泽弗洛达伊和优之间来回转了几圈,忿忿地一拍桌子。

 

“真是的!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优你个笨蛋笨蛋笨蛋!!”

 

看着她夺门而出的背影,优转过头无辜地看着泽弗洛达伊。

 

“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

 

泽弗洛达伊笑着喝了口茶。

 

 

 

那之后,无论他和优去哪里,那个少女总是悄悄跟在身后,仿佛担心他会对优不轨。

 

可惜少女的伪装技术太差,和女王安排的护卫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要得到和少女的谈话机会并不难,当晚上优去收拾自己好久没有住过的屋子准备留宿时,泽弗洛达伊打了个招呼便走出屋外。

 

“……!”

 

走到无人之处,一阵凌厉的疾风呼啸而过,泽弗洛达伊下意识地偏了偏身子,正好避过。

 

借着月光,他看见希艾特站在不远处,手中握着一柄华丽的长枪。

 

“你果然不是个普通的旅人呢,”希艾特面色严肃,“告诉我,你靠近优到底有什么目的?”

 

泽弗洛达伊盯着她好一会儿,慢慢举起双手。

 

“我的名字是泽弗洛达伊,来自妖精之国,爱好是读书,现在还喜欢和优一起旅行。”他好像没有看到希艾特警告的动作一样,慢慢向少女走近。

 

希艾特的表情阴晴不定,她上下打量了泽弗洛达伊好几眼,握枪的手却越来越紧。

 

“还有,喜欢的人,是优。”

 

“……”

 

希艾特手中的枪慢慢放下。

 

 “你要对他好一点。”

 

“嗯。”

 

“要是我知道他受欺负,我一定会冲到妖精之国来杀了你。”

 

“……嗯。”

 

“真是的,居然输给了一个男人……我再也不管了啦!”

 

 “……”

 

等优收拾好屋子出来找他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奇异的景象:

 

泽弗洛达伊和希艾特两人坐在庭院里,一个看书一个擦着自己的枪,谁也不看谁,却莫名的和谐。

 

没有出现修罗场真的是太好了呢,优君。

 

 

 

优的屋子很小,幸好床是优的父母留下来的,虽然老旧,挤下两个人却没有问题。

 

比平时睡的床小的好处就是,泽弗洛达伊可以像现在这样名正言顺地把他抱在怀里。

 

“泽弗洛达伊先生,好热。”

 

“不愿意?”

 

“……不,愿意的////”

 

 

 

过了一会儿,泽弗洛达伊蹭了蹭他的后颈,声音低沉。

 

“今天,你说我是你的妻子……”

 

背后明明是泽弗洛达伊温暖的体温,优却莫名感觉到寒意。

 

“我这是体贴泽弗洛达伊先生,你一把年纪了,又是个宅男,体力什么的根本就不行……呜!”

 

被突然翻过身被迫面对泽弗洛达伊那双幽深的异色眸,身体也被对方的双手紧紧钳制着无法动弹。

 

“是吗……那你就试试看?”

 

月光下,向来表情淡然的泽弗洛达伊露出的笑容灿烂得让他心生寒意。

 

 

 

至于之后,被老当益壮的泽弗洛达伊做得只能哭着喊不行的,自然是自认青春有力的优自己。

 

当然,这是后话。

 

                                                     【END】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