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80S】少年的夏天(蛇精病短篇)

*CP为山本武XSuperbia·Squalo

*给@某叉烧猫 的腿肉

 

夏。

山本武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旁边忽然递来一块手帕。他微笑着接过擦了擦,疑惑地看向少女羞红着脸逃走的背影。

大概是天气太热了吧,山本武笑呵呵地想。

就在这炎炎夏日,并盛町第一中学举办了一个有益学生身心健康的伟大活动,军训。

虽然众多学生纷纷反对表示真是日了狗了才会有这种想法,校方却还是不依不饶地举办了这盛大的活动。

结果就是山本武等一干学生被晾在操场上热得像一群被日了的狗。

“我刚才看到云雀他们班的教官来了。”时年十五周岁的少年狱寺隼人叼着烟道,“我们的教官再不来我可是要去炸军营了。”

“那可不行啊狱寺。”山本笑眯眯地回复,就像他刚才听到的是狱寺说啊天气好热我要放屁了。

“我说真的,那教官看上去傻乎乎的,云雀他们肯定舒服的很,”狱寺不甘心地弹了弹烟灰,“真希望我们的教官也是一个傻逼。”

说时迟那时快,山本武还没来得及吐槽,就见狱寺手边一道银光,须臾,一段烟屁股落在地上,姿态优美。

狱寺:“……卧槽。”

那个时候,山本武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大概二三十岁,穿着深色军装的青年,他面容冷峻,一头长长的银发本应柔顺温婉,却莫名多出了狂放的意味。就像对学生们的惊慌闻所未闻,青年冷着脸将手中的利剑收回腰间剑鞘,动作优美流畅,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看上去纤长异常。

然后山本武突然就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了。

他定定地看着那青年,直到对方银灰色的眸投来利箭般的目光。

青年咧了咧嘴,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

“杂种们,我就是你们的教官,我的名字叫Superbia·Squalo。”

 

Squalo并不能算是个很好的教官,他为人不够温和,脸也总是硬梆梆的,经常把女生们吓得花容失色。他似乎也缺乏常识,当女生们以生理期为由向他请假时,Squalo居然一脸烦躁地反问为什么不拿创可贴止血。

但即使是这么一个人,山本武也觉得自己对名为Squalo的教官有些不同的感觉。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事实上每次看到Squalo他都会很紧张,甚至到了不知道该如何正视对方的程度。

每一次Squalo作出什么指令,就算是非常简单的指令,山本武也能慌慌张张地出错。

他的出错率已经到了让周围的人觉得匪夷所思的程度。因为山本武在并盛中就是擅长体育活动的代名词,他身形高大,反应敏捷,如果连他都在军训中频频出错,那整个并盛中就没有可以完成军训的人了。

不知道这一切的Squalo当然不会感到奇怪,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对这个看上去傻乎乎的少年恶语相加,甚至私自给他加练。

每当别人想对山本武表达同情的时候,就会惊异地发现对这些山本武却甘之若饴,

这个世界,大概是疯了吧。

所有人都这样想。

 

“喂我说小鬼,你是故意的吧?”

在山本武再一次做错踏正步的动作后,一旁的Squalo不耐地撇了撇嘴角。

山本武对着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此时已经是十一点,所有的训练已经结束,只剩下军训特困生山本武在接受教官的单独训练。

看着空荡荡的操场,Squalo挠了挠后脑勺。

“啧,早知道一开始和迪诺那家伙换了,他们班可没有那么笨的家伙……”

“教官你是要抛弃我么?”

“小鬼你怎么说话呢?”Squalo敲了一下他的头,表情不爽,“我就是感叹一下,你用不着露出那种我欠你八百万的表情吧……好了好了,你站直,我来帮你。”

当他的手靠近山本武的时候,少年的身体一下绷紧了。

“手别抬那么高……腿给我伸直别抖……喂小鬼你干嘛呢?!干嘛这么紧张?!”

修长的手指隔着手套和衣料在他的皮肤上滑动,明明有厚厚的阻隔,那异样的触感却还是让山本武不禁颤栗。

神啊,我大概,就要死了。

 

和Squalo的单练一直持续到十一点半,到了最后连Squalo都难以忍受,终于放他离开。

回到寝室,所有人都已经倒在床上,寝室里臭气熏天。

山本武的好友狱寺隼人坐在靠近房门的床上,一脸嫌弃地抽着烟。

“回来啦。”看见山本武,狱寺隼人眉头皱得更紧,“我靠你身上也是臭的要命。”

“臭?”

山本武惊慌地抬起手闻了闻,脸色有些难看了。

刚才Squalo可是手把手地教他动作,岂不是全部都闻到了?!

“应该是房间里太难闻了……跟这些家伙比起来你还不算臭。”狱寺不爽地撇嘴,“妈的,一个个臭的跟屎一样……我真想念十代目身上的味道……”

对于狱寺口中的十代目山本武并不了解,只知道那是个在军训前几天帮了狱寺大忙,因此赢得狱寺真心尊敬的别班学生。所以他只是嗯了一声,慢慢开始换起衣服来。

“你这几天都在跟那个魔鬼教官单练?”狱寺难得地表现出了同情,“被操得厉害吧?”

山本武脚下一个趔趄。

“操……?”

狱寺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他没操你?那他留你下来干啥?”

“……”

山本武的笑容凝固了。

 

那天晚上,劳累过度的山本武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教官那身看上去不可侵犯的军服被撕裂,白色的长发散落一地,向来禁欲的脸上,出现了羞耻的潮红。

第二天早上起床,山本武看着自己的床单,久久无法回神。

“狱寺。”

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他没操我,但是,我想操他了。”

 

                                                                   【END?!】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