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泽弗优】夜

>>


春天失而复得的那天晚上,妖精之国王宫的狂欢一直持续到深夜。所有的妖精们,包括服侍王族们的仆从,最后都忍不住加入了宴会。

狂欢的后果就是到深夜的时候,喝醉的妖精们只能互相搀扶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作为大功臣的优也没能幸免于难,幸好妖精们看他还是未成年人,只让他喝了一些低酒精含量的饮料。所以到了最后酒量差得不行的优反而是一行人中意识最清醒的。

“愈术士大人。”

好不容易把醉倒了嘴里还嚷嚷着自己的名字的希艾特送回房间,正在抹汗的优突然听见了妖精女王的呼唤。

身为女王,弗洛勒伊塔当然保持着清醒,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没人敢灌醉她,还是因为的确酒量不错。

总之,依然保持着端庄仪态的女王站在不远处,笑吟吟地对他指了指旁边的桌子。

“能麻烦你帮忙照顾他吗?”

优循声看去,坐在空无一人的桌子旁的,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被谁灌醉的泽弗洛达伊。

比起那群喝醉了就张开翅膀乱飞的家伙,此刻的泽弗洛达伊安静得过分。他只是地垂着眼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既不说话也不乱动,若不是那张一向冷淡的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浅红,优几乎都要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或许是之前留下的阴沉自闭的印象太顽固,优总觉得泽弗洛达伊应该和自己一样身材纤瘦,扶他去留宿的房间应该没有什么难度才对。

可是刚触碰到泽弗洛达伊的身体时,优吃惊地发现,虽然看上去一副缺乏锻炼的样子,泽弗洛达伊毕竟还是个有战斗能力的妖精,修长的身躯并不如想象中瘦弱,反而让人感觉意外的可靠。

喝醉的泽弗洛达伊看上去有些迷糊——优的脑海中冒出这个词的时候被自己吓了一跳,毕竟他怎么也没法将那个一脸冷漠地说“我讨厌人类”的大地知晓者与这个词联系起来——只是乖顺地倚靠着自己,也不像平时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可即使是这样,把一个比自己高上一大截的成年男性扶回房间仍然让优感觉非常吃力。

“呼……”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门口,优颤抖着伸手打开门,刚一开门,身上的泽弗洛达伊猛地一沉。

优猝不及防,脚下踉踉跄跄迈了几步,几乎是使出浑身解数才没让两个人落得狗吃屎的结局——他抱着泽弗洛达伊滚到了床上。

就算是柔软的床铺,猛地栽上去还是疼得优眼冒金星。正在呲牙咧嘴的时候,和他四肢都缠得死死的泽弗洛达伊支起了身子。

结果就是现在的局面——优保持着惊愕的表情,被刚才还昏睡着的泽弗洛达伊压在身下。

优瞪大眼,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抬头刚好迎上泽弗洛达伊眼神复杂的异色眸子。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忽隐忽现的光芒让优呼吸一滞。

“泽弗洛达伊桑……?”

优动了动被他压制着的手腕,示意他放开。

泽弗洛达伊不为所动,抿了抿唇,眼神幽深得可怕。

“你……”

他冒出一个字眼,紧紧地盯着优。可是优屏气等了好一会儿,仍然没有等到下一个字。

泽弗洛达伊缓缓闭上眼,就这么压在优身上睡着了。

果然是……喝醉了吧?

优哭笑不得地想。

他隐约听见某个人剧烈的心跳,可是在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合的情况下,他根本分不清那是谁的心脏失控了。

迟疑了好久,优慢慢伸出手,悬空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般放在对方的背上,安抚一样轻轻拍了拍。

他知道做出这个动作有多违和。靠着他身上的是一个比他打了快二十岁的男人,甚至就在不久前他还用嫌恶的表情看着自己,然而现在自己却在对他做着这么亲昵的动作。

“泽弗洛达伊桑……要是能成为同伴就好了……”

优轻声道。

他原本以为泽弗洛达伊早就睡着,说这句话也不过是下意识,然而身上的男性妖精忽然动了动。

优整个人都傻掉了——哪里有地缝快让我钻一下好不好!!!

“……我不能去妖精之国之外的地方。”

泽弗洛达伊轻轻挪开身体,侧倚着看向他,然而这个动作并没有让优感觉到任何的放松感。之前虽然两个人紧紧贴着,至少他不用看到泽弗洛达伊的脸。现在这样几乎是脸贴着脸的亲密距离,他几乎都能感觉到泽弗洛达伊说话时的气息了。

因为太过紧张,优根本没能听懂泽弗洛达伊的话。

“为、为什么?”

他的声音有点抖。

“……因为除了在这里,我的身体会变得很小。”

小到无法保护你。

“我、我不介意!我也有很多妖精之国的同伴,我,我的意思是……”

优有点不知所措地停下。

泽弗洛达伊深深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我比你大了快二十岁,用你们的话说,已经是大叔的年龄了。”

“?”

“我虽然有着身为大地知晓者的知识,却没有办法帮你赚钱,只能靠你来养活。”

“??”

“我还讨厌与人类接触——你除外——到人类太多的地方,我会很难受。”

“泽……”

“我的脾气也不好,不高兴的时候会不跟你说话,还很容易吃醋,一看到你和别人说话我就会不高兴。”

泽弗洛达伊自顾自地说了很久,忽然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

 “总之,我想说的是……就算是这样,你也愿意接受我吗,我的王?”

他轻轻勾起嘴角看着优的眼睛,眼眸里全是溢满的情感。

优没有说话,他只是愣愣地看着那一对漂亮的眸子,感觉自己将要溺亡在深海中。

“……我愿意。”

 

 

很久很久之后,终于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的优,脑海里冒出一个问号。

我当年的确是请泽弗洛达伊桑当我的同伴,而不是向他求婚了……吧?

 

                                                【END】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