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泽弗优】夫夫相性100问 (51-100)

*OOC严重

 

*文末有彩蛋【不对

 

 

 

>>

 

 

 

弗:因为接下来的话题儿童不宜所以选手交换了哟(笑)

 

泽:?!……女王已经闲到这种地步了吗?

 

弗:冷嘲热讽也是没用的哦,我可不会像梅露可酱那样轻易放过你呢,泽弗洛达伊(笑)

 

泽:……

 

弗:还有愈术士先生也是。

 

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本能地颤抖了一下)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泽:……那是什么。

 

弗:你尝试着从字面上理解看看怎么样?

 

泽:要我将大地天赋者的智慧运用在此处吗?

 

优:= =请你千万不要。

 

泽:那由王来告诉我如何?

 

优:等等,泽弗洛达伊桑难道是故意的?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泽:理所当然。

 

优:你果然是故意耍着我玩吧!

 

泽:(移开了目光)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泽:(点头)

 

优:=皿=嗯。

 

泽:王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不甘心呢。

 

优:请不要理我!

 

弗:愈术士先生的心里大概在想着总有一天要长得比泽弗洛达伊还高然后……

 

泽:哦——这样啊?

 

优:!!!

 


54 初次H的地点?

 

优:(偷偷看了眼弗洛伊勒塔)

 

弗:(微笑)嗯?

 

优:(捂脸)

 

泽:你的王宫。

 

弗:(微笑,歪头)我好像没听清呢。

 

优:(捂着脸缩到泽弗洛达伊怀里去了)

 

泽:(果断伸出双手把优抱在怀里)在你的王宫啊,弗洛伊勒塔,你忘了在举办宴会的晚上,将喝醉的我拜托给王的事了吗?

 

弗:……

 


55 当时的感觉?

 

优:呜——

 

泽:王看上去非常紧张呢。

 

优:那是当然的吧??那可是王宫诶!像泽弗洛达伊桑那样高兴才很奇怪啊!

 

弗:不用那么紧张,我并没有在意。

 

优:可是我在意QAQ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优:非常兴奋。

 

弗:嗯?泽弗洛达伊吗?

 

优:对。(叹气)

 

弗:难以想象泽弗洛达伊兴奋的表情呢。

 

泽:不会给你看的哟弗洛伊勒塔,那种失控的情绪的对象只有我的王。

 

弗:……稍微有点,不甘心呢。(叹气)那么愈术士先生的样子呢?

 

泽:王的样子么?

 

弗:?

 

泽: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弗:……【泽弗洛达伊的表情好欠扁啊】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优:早、早啊……

 

弗: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吗。

 

泽:早,我的王。

 

优:泽弗洛达伊桑你当时绝对记得发生了什么吧!

 

泽:当然记得,但是王的表情很有趣。

 

优:……好的,现在开始请放我冷静三分钟。

 


58 每星期H的次数?

 

泽:……

 

优:自从离开了妖精之国就没有……

 

弗:呵呵,能看到泽弗洛达伊吃瘪的表情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呢。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泽:……下一个问题。

 

弗:好吧。(笑)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弗:来泽弗洛达伊,这可是下一个问题了哦?

 

泽:……

 

优:∑( ° △ °|||)︴【女王真可怕……】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优:大概是……耳朵之类的?因为平时都包裹得很好,所以露出来的时候反而……

 

泽:我想……应该也是耳朵吧。

 

优:泽弗洛达伊桑的耳朵非常好看呢。

 

泽:(笑)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

 

弗:说到泽弗洛达伊的耳朵,愈术士先生不会觉得他戴的耳饰太多么?

 

泽:必要的时候当然会取下来。

 

优:嗯……毕竟被那个坠子打到脸还是有点疼的呢(苦笑)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泽:耳朵和颈部。

 

弗:颈部也会吗?

 

优:大概也是因为平时都遮得很严实的关系……尤其是后颈特别的……

 

弗:这样啊……泽弗洛达伊呢?

 

优:嗯,泽弗洛达伊桑的话……大概就是耳朵了吧。

 

弗:妖精们的耳朵可是很敏感的,你要好好保护哦。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优:非常……非常好看……

 

泽:……王比平时更加迷人。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优:呃,应该说是还算喜欢吧……

 

泽:能和王合为一体,当然非常高兴。

 

弗:真是遗憾啊,泽弗洛达伊。

 

泽:闭嘴。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优:大概是泽弗洛达伊桑的家?因为一共也没有几次,有点不好说……

 

泽:嗯。

 

弗:我的王宫不算吗?

 

优:(捂脸)

 

泽:只有那一次而已。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泽:妖精之国以外的地方。

 

弗:怨念相当重呢。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泽:都有。

 

优:泽弗洛达伊桑有微妙的洁癖。

 

弗:好像听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呢……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弗:男性生物在性的过程中所有的许诺都是无力的——作为智慧的大地天赋者的你大概会这么说吧,泽弗洛达伊?

 

泽:你错了,弗洛伊勒塔。如果在那种时候我仍然能与王约定某事,那证明我全身心都沉迷于他无法自拔。

 

优: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喂!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优:(摇头)

 

泽:当然没有。

 

弗:我早就给过你劝告,以你以前那种别扭的性格,绝对找不到恋人。

 

泽:无所谓,能与王相遇就够了。

 

弗:哪怕当了三十多年的老处男么?

 

泽:……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优:当然是反对!

 

泽:愚蠢的想法。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X了,您会怎麽做?

 

优:泽弗洛达伊桑真的有那种可能吗……

 

弗:如果呢?

 

优:嗯……那就……

 

泽:够了,王不用回答这种愚蠢的问题。而且比起我来说,还是你危险得多。

 

优:诶?

 

泽:你为什么老是这么没有自觉。(叹气)

 

优:虽然不太懂,但是泽弗洛达伊桑会保护好我的对吧。

 

泽:那是当然。(笑)你只需要做好你应该去做的事,为此而需要的所有准备,我都会帮你做好。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优: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在之前一般反应不过来。

 

泽:在那之后陷入混乱的王真是非常有意思。

 

弗:泽弗洛达伊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应该不会不好意思吧?

 

泽:羞耻之心人皆有之。而且,年龄方面你是没有吐槽我的立场的,弗洛伊勒塔。

 

弗:意思是你也会不好意思吗?

 

优:完全没有看出来!

 

泽:大概因为比起不好意思,因王的可爱而喜悦的情绪更占据上风。

 

弗:现在的你真是坦率得让我吃惊。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优:我应该没有这样的朋友吧……

 

弗:愈术士先生的朋友们大概还没有长到必须通过H来缓解寂寞的年龄。

 

泽:不,只有愚蠢过头的人才会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寂寞吧,和年龄无关。

 

弗:那么你是否认自己对身为小孩子的愈术士先生出手了吗?

 

泽:……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优:完全不。

 

泽:……

 

弗:泽弗洛达伊?(笑)

 

泽:擅长。

 


75 那麽对方呢

 

泽:不擅长。

 

优:泽弗洛达伊桑的技术很好,每次都是我被牵着走……

 

弗:真是奇怪呀,当了那么多年魔法师的你到底是哪里来的经验呢?

 

泽:技术不一定来自于经验,也可以来自智慧。……还有,魔法师是怎么回事?

 

优:你用身为大地天赋者的经验来做这种事吗……(捂脸)

 

弗:魔法师的事,你可以在提问结束后问问愈术士先生哦。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优:我希望泽弗洛达伊桑什么都不要说。

 

泽:嗯?为什么?

 

优:因为你说的话都很——

 

泽:?

 

优:……够了,随便你吧。(自暴自弃地再一次埋到泽弗洛达伊的怀里)

 

弗:(叹息)泽弗洛达伊呢?

 

泽:王说什么我都会非常高兴。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泽:王因为我的侵入而露出不知所措和忍受不住的表情的时候……我的理智会忍不住崩坏。

 

弗:你的身体里潜藏着施虐的因子呢。

 

泽:我否认这一点。喜欢看到挚爱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被扰乱,这是天性。

 

弗:这是恶趣味而不是天性哦,泽弗洛达伊。愈术士先生呢?

 

优:(似乎已经放弃了反抗)真要说的话,泽弗洛达伊桑低头专注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会难以呼吸。

 

弗:难以呼吸?

 

优:因为(小声)那双眼睛……

 

弗:……虽然不太理解,但应该是夸奖你的眼睛吧,泽弗洛达伊。

 

泽:除了王之外,所有人都觉得我这样的异色瞳很奇怪。

 

优:并不奇怪啊!我觉得很好看!

 

泽:夸奖的人,王还是第一个。(笑)正因如此你才会成为我的王。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优:那种事情当然不可以好吗!

 

泽:因为欲望而去交合的行为实在是非常愚蠢。

 


79您对SM有兴趣吗?

 

优:?那是什么?

 

弗:不用理睬,是愈术士先生绝对不会喜欢的东西。

 

泽:……虽然喜欢看到王沉迷其中的表情,但是会让他感到痛苦的行为,我绝对不会做。

 

弗:很理智呢,泽弗洛达伊。

 

泽:更何况通过痛感寻求愉悦,本身就是错误的。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泽:……

 

弗:做的机会那么少,还不索求的话……

 

泽:真有那种情况大概是因为我过于思而不得直接部位爆炸了吧。

 

弗:……你在外面旅行的时候,真的学到了很多我觉得很厉害的词汇啊。

 


81 您对强X怎麽看?

 

泽:……

 

优:反对。

 

弗:泽弗洛达伊有话要说?

 

泽:要我再重复一遍这种行为很愚蠢么?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优:一开始都、都会很痛吧……

 

泽:……

 

优:而且,泽弗洛达伊桑有时候会比较没有节制……

 

弗:憋了几十年好不容易食髓知味,大概也能理解。不过看外表真是看不出来呢泽弗洛达伊。

 

泽:只对王而已。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优:(偷看弗洛伊勒塔)

 

弗:好的,我明白了。(微笑微笑)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泽:王不是一直都在诱惑着我吗。

 

优:并!没!有!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泽:当然是享受。

 

优:所以我并没有——唔(被亲了)

 

泽:对于我来说,你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表情都是诱惑啊,我的王。

 

弗:虽然我是说过泽弗洛达伊太别扭,不过现在我有点怀念以前的泽弗洛达伊了。

 

泽:不用担心,对王以外的人我的态度不会变。

 

弗:……那真是谢谢你了。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优:没有,泽弗洛达伊非常的温柔。

 

弗:所以不需要用强的,只要直接拐到床上就行了吗。

 

优:是这样吗!

 

泽:(移开了目光)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优:等我先冷静一下。(小声)我真的蠢到被拐吗……

 

泽:一开始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最后总会非常乖巧。

 

弗:呀,泽弗洛达伊在心机方面也是大地天赋者级别的呢。

 

泽:彼此彼此啊,弗洛伊勒塔。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泽:王。

 

优:泽弗洛达伊桑吧……

 

弗:毫无疑问呢。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泽:不如说他就是我的理想。

 

优:泽弗洛达伊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学得那么油嘴滑舌的……

 

泽:不喜欢吗?

 

优:不,只是直球太多我接不过来。

 

泽:那么(盯着优的眼睛)王呢?

 

优:什么?

 

泽:我符合王的理想吗?

 

优:……符合……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优:有的……偶尔他会抓旁边的东西过来用……

 

泽:因为我喜欢看到王不同的样子。

 

弗:真是恶趣味呢。

 

泽:……

 

优:不反驳吗?!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泽:回去看第二题吧。

 

弗:对小孩子出手了呢。

 

泽: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因此有负罪感吧。

 

优:???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优:是。

 

泽:当然。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优:唔,大概,耳朵和脸颊之类的……

 

泽:耳朵。

 

弗:毫不意外啊,无论是人类还是妖精耳朵都是重点区域呢。

 

泽:其实只要是王愿意的话,哪里我都会喜欢的。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泽:王喜欢的地方。

 

弗:怎么看出来呢?

 

泽:当然是看王的表情。而且,从身体的反应也能轻易感觉出吧。

 

优:你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地说出来啊!!

 

弗:没关系,你可以用回答来还击哦?

 

泽:这种挑衅的方法很幼稚。

 

优:(犹豫)耳朵和眼睛吧……

 

弗:中招了呢。

 

泽:……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泽:王喜欢被亲吻。

 

优:嗯……还有和泽弗洛达伊桑对视……

 

弗:因为喜欢眼睛么?

 

优:那个时候的泽弗洛达伊桑表情非常专注啊,好像只看着我一样。

 

泽:我一直都是只看着你的,我的王。

 

优: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啦。

 

弗:那么愈术士先生呢?

 

优:除了亲吻之外……有一次不小心伸手摸了他的背部。

 

弗:……那还真是大胆的举动呢。

 

优:是的,摸到了他的翅膀,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会生气,结果反应出乎意料的平淡。

 

泽:虽然这对萎缩的翅膀对于我来说象征着噩梦,但是自从与王相遇,我也开始能够直面它了。

 

优:但是泽弗洛达伊桑说过,造成大地天赋者们无法飞行的是人类吧。所以我想这对翅膀或许也代表着人类与妖精之间无法掩盖的伤口。

 

泽:(垂下了眼睛)真相究竟是怎样,我也不能确认。出来旅行之后才逐渐认识到,一直以来族里的长辈们传下来的传说或许存在谬误也说不定。

 

优:(叹息)

 

泽:就算真的是人类所为,也并不是所有人类都是这么冷酷残忍吧——是你的出现让我认识到了这一点。

 

优:泽弗洛达伊桑能这样想我很高兴。

 

泽:而且在抚摸到我的翅膀没有露出嫌恶的表情,反而由衷地夸奖它们的色彩……虽然我并不以它们为荣,但是还有感到了喜悦。

 

优:我是说真的啊。

 

泽:你就是这么一个会做出和别人不一样的行为的人呢。

 

优:不过那之后我很害怕弄痛他的翅膀,就改成了咬脖子w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优:泽弗洛达伊桑真好看——泽弗洛达伊桑在看着我——之类的吧……

 

泽:王要哭了真可爱——王忍不住了真可爱——之类的。

 

弗:……

 


97 一晚H的次数是?

 

优:呃、呃呃……

 

弗:不愿意回答吗?

 

优:谁会去数这种东西啊!

 

弗:那么换一个问法好了……你觉得泽弗洛达伊能满足你吗?

 

优:(欲哭无泪)能。

 

泽:喂。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优:我一般还没反应过来,衣服就……

 

弗:……

 

优:不过泽弗洛达伊桑的衣服应该还蛮难脱的,他到底什么时候脱的衣服呢?

 

弗:这个嘛,大概就是三十岁老男人的秘技吧。

 


99 对您而言H是?

 

优:爱的体现……?

 

泽:能够确认我与王是一体的重要方式。

 

弗:真是遗憾啊,泽弗洛达伊……

 

泽:闭嘴。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泽:你的愿望就是我前行的方向,我的王。所以,请允许我留在你的身边。

 

优:好的,请泽弗洛达伊桑永远和我在一起吧。(笑)

 


 

 
 
 

 

 

 

 
 
 

 

 

 

 
 
 

 

 

 

 
 
 

 

 

 

 
 

 

后续(?):

 


 

1.

 

弗:从刚才开始我就很在意了。

 

泽:什么?

 

弗:虽然我很乐于看到你们俩关系亲密,不过你们到底要保持那种姿势到什么时候啊?

 

泽:……

 

优:……

 

 那种姿势↓

 


 

 
 

 

2.

 

 弗:结束之后你们俩有什么安排吗?

 

 泽:找个地方进行爱的交流。

 

 弗:……

 

 
 
3.

 

弗:好好珍惜没有变小的时间哦,泽弗洛达伊。

 

泽:不用你操心,而且我出来旅行这几个月也没有虚度光阴。

 

弗:什么意思?

 

泽:我结识了魔法之国的人。

 

弗:……

 

优:???

 

 

 


4.

 

阿尔西恩:阿嚏!

 

 

 

                                                                          【END】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