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死国夫妇】残梦

*CP为简特鲁X埃雷欧诺璐

*神父第一视角

*推荐BGM《The day I lost my love》

 

 

>>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主啊,我赞美你……”

“因为你爱了我……”

“你的爱充满整个宇宙,充满整个世界——”

 

我拿着烛台点燃桌案上的烛火,寥落的火焰随着唱诗班的歌声轻微地晃动。面容天真的孩子们或垂着头,或闭着眼,低声呢喃着不成句的诗文,声音稚嫩。

唱诗之后,我将会带领着远道而来的旅人们祷告,轻轻将手搭在他们的额头为他们施与神的祝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堂的工作好像也变成了类似于程式的东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面无表情地站在主的身边,垂着眼看着人们沮丧着来,带笑而去。

人人都道神父侍奉于神的足下,日日接受神的护佑与怜爱,只有我知道即使离神再近,他也未曾给过我多一丝偏爱。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死者之国的冬天就会变得很冷。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教堂里出来,我弯下身将柯泽特有些凌乱的围巾整理好,幼小的女儿乖顺地站着,看着我的眼睛非常漂亮。

“爸爸。”

“嗯?”

“今天晚上想吃炖菜。”

“好。”

“还想听斯克维克的故事。”

“好。”

“……听城堡里的公主的故事,可以吗?”

为女儿整理围巾的手顿了顿,我微微抬起头,发现柯泽特的脸上满是不安。

这孩子,是不是以为我会生气呢?

“好。”

我笑着摸摸女儿的头,站直身子,温柔地伸手拉住她。

“爸爸会给你讲一个很精彩的故事。”

 

 

窗外飞雪漫天。

我躺在床上,发热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

 

说来可笑,突如其来的大雪没压垮我的身体,冰雪消融的寒气却让多年未染病的我得了风寒。

我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会在不应该的病的时候生病实在奇怪。

其实就算诊病的医生不说,我也知道自己恐怕是心理的不适大于生理。从某个日子开始,我就像是即将熔尽的烛火那样勉强地燃烧着,一旦倒下,结果就是多日积累的疲劳即刻爆发。

记忆中,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

从那个地方将埃雷欧诺璐带出来,两个人一起生活的时候,说实话,我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根本没有生病的时间。

看上去大和抚子的埃雷欧诺璐出人意料的是一个家务能力灾难级选手。洗碗摔碎盘子、拖地滑倒在地、切菜的时候切到手指……这些事对于她来说完全不奇怪。于是两个人在一起没多久,她就变成了我的重点保护对象,厨房一类的地方全部通行禁止。

最后就演变成了我辛苦操劳,埃雷欧诺璐坐在沙发上微笑着为我加油,偶尔还有个吵吵闹闹的家伙冒出来鼓劲的场面。

回忆着往事,我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鲁提阿诺一向很吵闹,埃雷欧诺璐身体不好,怀孕的时候那家伙就变成了禁入家门的重要对象,我只差没有在门上直接贴一个紫发神仕立入禁止。

然而当柯泽特来到这个世上,以及埃雷欧诺璐离去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依然是这位老友。

想起这位多年好友刚才来探病时的嘲笑,我有些无奈地苦笑。教堂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全部给那家伙做却让我有点不放心,可惜身体实在不争气。

不过既然那家伙也拍着胸口保证了,就姑且相信他……吧……

抱着类似于这样的无奈心情,我缓缓地闭上沉重的眼皮。

 

 

我是被厨房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的。

不知道谁将灯打开了,突然一下睁开眼还有些不适应。我抬手遮住光,脑袋慢慢清醒起来。

这个声响……不会是埃雷欧诺璐吧?

埃雷欧诺璐不仅做家务的技术一团糟,就连料理水平也是……

回忆起第一天晚上她给我做的那一盆炖菜,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绝对是地狱般的回忆啊那个!!

想到这里我连忙三步做两步地冲向了厨房。

……呜哇,到底是怎么搞成这样的啊。

不管怎么想象,能够把我打扫成那样的厨房弄得天翻地覆,怎么想都是很厉害的事。

说不定我的妻子,有着非同凡响的才能呢。

“简。”

老实话,一看到她捧着自己辛辛苦苦做的料理,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就算是心里有百般的无奈也难以发泄了。我只好认输地准备好餐具摆在餐桌上。

她一步一步端着那锅东西走向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正在同时靠近天堂和地狱。

不不不,教堂里的牧师说我面色慈和,将来一定会到达主的身边,说不定这是他对我的考验呢。

我甩甩头试图忘记刚才滑过的不祥预感,做好了觉悟,慢慢看向锅里的东西。

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正散发着香味的炖菜。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埃雷欧诺璐做的料理就是这样,用一副诱人的外表掩盖着自己丑恶的内心,只要吃上一口,马上就能看到天使的翅膀。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如临大敌,因为坐在对面的埃雷欧诺璐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我立刻吞了吞口水,拿起勺子大力地挖了一勺,也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塞入了口中。

啊,能看到金色的门——

……嗯?

我疑惑地睁开眼,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的炖菜。

“怎么了吗,简?”

埃雷欧诺璐疑惑地看着我。

“不……”

想要验证那个奇妙的猜想,我犹豫着又舀了一勺。

“!!”

怎、怎么会?

那个埃雷欧诺璐居然——!!??

不是吃一口就让人升天的黑暗料理,而是味道正常甚至可以说是好吃的料理?

“你、这,这是你自己做的吗,埃雷欧诺璐?”

我不敢相信地开口问道。

“怎么样,很好吃吧?”妻子笑吟吟地回答,“今天我请了柯泽特来帮我的忙哦。”

“柯泽特?”

那就不奇怪了,和她的母亲比,那孩子的料理水平确实高出不少。做的料理看上去华美实际上味道简直是地狱的埃雷欧诺璐和能做出恶魔的呕吐物一样但其实味道不错的料理的柯泽特联手的话,要不就是做出彻底不能吃也不想看到的不明物,要不就是色香味俱全的完美料理。

感谢神,她们选择了后者。

“说起来,柯泽特呢?”

从醒来开始就没有看到女儿,我有些奇怪。

“鲁提阿诺先生带她出去买糖果了。”

“那家伙?”

兴许是我露出的嫌弃神色有些好笑,埃雷欧诺璐捂了捂嘴显然是在憋笑。

“他不是经常带柯泽特出去玩吗,不会有事的。”

“我是怕他在路上遇见年轻的女性色心大起,将柯泽特丢在路边。”

“简,你对他的事真是直接呢,明明对我和柯泽特那么温柔的。”

埃雷欧诺璐为我倒了一杯水(过程中差点将水壶和水杯一起打破),状似不经意地说道。

“对那种家伙,根本用不着吧。”

“可是我知道的,简你虽然这么说,其实很在乎他的吧。如果你真的讨厌他,大概就直接不会理会了。”

 我感觉有些害羞,连忙又拿起了勺子。

“不用理会他,我们吃饭吧。”

埃雷欧诺璐嗯了一声,却没有拿起餐具,反而是继续笑着看我吃。

“简,好吃吗?”

“嗯,很好吃。”

衷心祈祷以后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那就好。”

她微笑着看着我,不发一言。

 

“简,好吃吗?”

“嗯,很好吃喔。”

过了一会儿,她又一次问我。虽然心里有些奇怪,我还是回答了她。

大概是因为平时一直做出那种料理,有些不相信自己能做出别人能够下咽的食物吧。

 

“简,好吃吗?”

又过了一会,她再次问了同样的问题。

我还是很有耐心地给了同样的答案,只要能够鼓励她,回答几遍都可以。

不过她似乎并不满意我的答案。隔一会儿就会问一遍。

 

“很好吃喔。”

“这一次进步很大呢。”

“真的很好吃,以后可以将做饭这件事安心地交给你们了呢。”

我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回答。

 

吃完最后一口,放下碗,正好传来了敲门声。

“他们回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站起身就要往门那边走。

“!”

出乎意料地,刚离开餐桌,就被身后的埃雷欧诺璐抱住了。

“……”

     妻子紧紧地从背后抱住我,她的手臂很冰冷,身体也很冰冷,透过衣服的布料,皮肤的触感清晰地传过来。

我闭上了眼睛。

 

“……简的泪水,很烫呢。”

她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我才发现眼眶一片模糊,滚烫的泪水正一滴滴落在她的手上。

“不是说好了,已经不会再害怕了吗。”

埃雷欧诺璐的语气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

我抽了抽鼻子,一直憋着的某种情绪,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终于爆发了出来。

“你叫我怎么不害怕——你叫我怎么不害怕——!!”

我想回头,我想抱紧她,然而我知道,无论我想做什么,都已经不可能了。

会把厨房弄得一塌糊涂的埃雷欧诺璐,会因为不擅长的家务而让自己受伤也让我担心的埃雷欧诺璐,会一直微笑着聆听我所做的一切近乎荒诞的梦的埃雷欧诺璐……

她早就已经——

 

为什么花朵会有凋零之时呢?

从小,我就一直因为这个问题而疑惑。

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他不应赐予如此美丽的生命以永恒吗?如果连花朵这样的存在都无法永恒的话,神每天看着世界生生灭灭,不会感到寂寞吗?

后来我终于明白,花朵会凋零,人会死亡,唯一能够永恒的,只有绝望与痛苦。

我深爱的埃雷欧诺璐如同童话里的美人鱼一般消散在日出的海水里,只留下了泡沫一般的残缺梦境。

而我被困在那个没有她的梦境里沉浮蹉跎,如同行尸走肉。

如果人们相遇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与他人分离,神又为什么要制造可笑的羁绊呢?

 

在深爱着神的同时,我憎恨着他。

有时候我觉得痛苦异常,犹如精神与身体将要分离,意识一半挣扎着逃往没有埃雷欧诺璐的现实,一半驱使着我沉浸于残梦之中。

从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出那间房间开始,她只属于我一个人,而我何尝不是如此。

除了她,我一无所有。

我跟她讲过那么多的故事,讲我和斯克维克一起打倒喷火巨龙,穿着魔法长靴在天空翱翔,为了入手传说中的西洋长剑去挑战石巨人,在星海里游泳。

然而当我握着她枯瘦的手臂,看着她虚弱的笑容,突然明白了什么冒险,什么奇怪的魔兽,什么锋利无比的武器,都不过是我可笑的妄想。

我只是一个连自己的妻子都无法拯救的普通人罢了。

 

“……没有你的话,我连梦都不会做了。”

我如今还是活在你的梦里呢,埃雷欧诺璐。

“简,其实你早就已经知道了吧。”

她轻轻将脸靠在我的背上。

 

埃雷欧诺璐死了,我早就知道了。

她不会给我做哪怕是难吃到死的炖菜,不会用手抚摸深爱的女儿的头发,更不会这样紧紧地抱住我。

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啊。

我当然知道全都是骗人的。

你说过的,要和我一起度过的未来什么的,

都是,欺骗我的。

“可是没有你的话,我该怎么活下去呢?即使才过去几年,我却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和你一起迎接的有着温暖阳光的早晨。

和女儿一起看画满我拙劣的梦的绘本的夜晚。

你承诺过的,那些有你,有我,有柯泽特还有其他人的那个未来……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遥不可及呢?

 

“简,我爱你。”

她叹息着,紧紧抱着我,像是想要将自己嵌进我的身体。

然而我只感觉到了冷。

“……我也爱你,埃雷欧诺璐。”

我爱你,我近乎绝望地爱着你啊,我的妻子。

然而这份爱最终成了桎梏我一生的枷锁,让我坠入没有你的地狱。

 

“如果我没有遇见你……”

“如果我没有遇见你……”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

我抬起手臂遮挡射入眼中的阳光,正在打开窗户的柯泽特看到我的动作,有些惊慌地停了下来。

“爸爸,还冷吗……?”

她小心翼翼地凑到床边问我。

“不冷。”

我对她笑了笑。

“那、那么,生病还痛吗?”

只是风寒而已,有什么好痛的,一边想着,我一边还是摇了摇头。

“已经不痛了哦。”身体和心都是。

她站在床头,低着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小心地问:

“我做了炖菜,爸爸要吃吗?”

“……是么,那么不吃光可不行呢。”

我伸出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因为那柔软的触感在心里小小地感叹了一下。

“吃了柯泽特的炖菜,爸爸一定能变得很精神吧。作为回报,晚上给柯泽特讲上次没有讲的故事好不好?”

“嗯!”

她点了点头,开心地跑了出去,大概是去厨房了吧。

我笑着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再次合上眼。

 

“如果当初没有和你相遇,我们如今会怎么样呢?也许,你就不会……”

“如果没有和你相遇的话,我大概会活很久很久,没有梦,没有阳光,也没有雨露,就那么枯萎地活着。”

 

那么,与我相遇的这个短暂人生,你过得幸福吗?

我最喜欢的,埃雷欧诺璐啊。

 

  

                                                                 【END】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