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睿智玲珑】奇谈

*被通缉的阿尔西恩X大魔法师玲珑

*私设太多了看着乐乐就好了【干笑 

 

>>

 

走向监狱的时候,身边的侍卫还在絮絮叨叨。

“艾琳大人,这一次真是多亏了您。几个帝国的精英们合力抓他多年都抓不住,您难得出一回手,那家伙就手到擒来,果然您不愧是我国最强大的魔法师啊!”

他语气三分尊敬,七分谄媚,是真是假在宫廷里呆了多年的艾琳一听便知,也不开口,淡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不过这个家伙真的很难缠啊。我听说他不仅几年前偷走了我国秘藏的魔法书籍,还偷了好几个国家的禁书,关键是那些书可是魔法协会最强大的魔法师们也无法解读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偷来干什么,总不会是卖钱吧?”他说完还自以为幽默地笑起来。

艾琳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不懂魔法的人不会明白魔法师们的信仰,总是错误地将世人的那套价值观套在他们身上。对于真正的魔法师来说,物欲情欲之类的东西,远远比不上对于未知魔法的求知欲重要。

可是,那个人的想法,又是怎么样呢?

 

无论对于哪个国家来说,阿尔西恩都是个必须得里三层外三层地用枷锁铐起来的人物。

所以当艾琳看到整个房间都被施下禁制魔法,房间的中间满是铁链的时候,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她淡淡地扫了昏暗的房间一眼,脚步沉稳地向前走去。

听到她的脚步声,那个全身都被繁重的枷锁束缚着,看上去就连抬抬手指都成问题的男人微微抬起了头。

艾琳和他对上了目光。

不得不说,那是双很好看的眼睛。艾琳见过很多的宝石与结晶,然而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晶莹的紫色眸子。紫色并不纯粹,不如说混杂着诡谲的蓝,然而当这种颜色被浓缩在那个人的眼睛里,却只剩下异样的吸引力。

艾琳看着看着,有些恍惚,她不明白有这么一双好看的眼睛的人,为什么会变成今日的阶下囚。

她看着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也正看着她。当和艾琳目光相接的时候,他居然勾起了嘴角。那个笑容很好看,带着点恣意的味道。

“你就是……”

他意味不明地开了口,语气轻松,简直就像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无数的锁链所禁锢。

凡是帝国的囚犯,务必被厚重的枷链压得屈膝,这个人也不例外。然而即使是双膝着地,他的神色却依然倨傲。

艾琳皱了皱眉,跟旁边的侍卫低低吩咐了几句。

“这……”侍卫犹豫。

“这里有我,没关系的。”

反复看了她几眼,像是放心的侍卫得命而去,没过一会儿房间里的看守便都散去了。

艾琳叹了一口气,回头正好看见那个人一脸玩味地看着他。

“……你,你起来。”

她从以前就不擅长和别人交流,虽然长大后这毛病好了一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这个人,老毛病又有些发作了。

那个人也不动,就这么带笑看着她。

“魔法师……不能跪着。”

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说道。

那个人笑出了声,夸张得眼眶边都有了泪痕。他抬起一边腿,向她半蹲着。

“对你可以。”

“……那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不会以为这个人对她有什么心思,反而因为他这种轻佻的语气而感到有些愠怒。结果就是她情不自禁地对着那个仍在笑的男人拔出了自己的魔杖。

“你难道是以为我不敢对你做什么吗,阿尔西恩先生?”

即使被魔杖抵在鼻尖,不知道下一秒是否就会被这个国家最强大的魔法师轰个底朝天,阿尔西恩还是微笑着。

“狐假虎威的家伙。”

艾琳瞪大了眼睛,握着魔杖的手指微微颤抖。

她从幼年第一次接触到魔法开始,就被所有人视为天才。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研习魔法的瓶颈,别人总是无法研读的书籍对于她来说也毫无困难。

后来她成为了整个国家的保护神,自从她出现,原本对魔法不屑一顾的无知的民众也开始呼喊她的名字。每一次施展魔法都会被人们视为神迹。可是她从来不明白这种莫名其妙的尊敬从何而来。她个性内向,众人眼中的高高在上不过是因为她不善言辞。

然而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会揭开她的伪装,这么直白地揭露她的胆怯。

“你刚才说,魔法师不能跪。”阿尔西恩面色自若地开口,“那么,你又是为什么要向那些人而屈膝呢?”

“……我,并没有屈膝。”

“没有吗?”阿尔西恩说,“你有那样的才能,却将自己的力量用在保护那些所谓的贵族上,这不是屈膝是什么?”

艾琳咬紧牙。

“我只是在保护这个国家,至于被保护的对象是贵族还是平民,我并没有在意。”

阿尔西恩嘲讽地勾唇:“他们以你的力量为噱头,把你的存在渲染为所谓的保护神,把你作为统治的资本,你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他们能够承认我的存在,让我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帮助别人,就算是……就算是你说的那样,我也并没有什么不满。”

“没有不满吗?这种堂而皇之的话我这样的小偷也会说。我要是那些贵族我也高兴得不得了,可是你呢?把自己囚禁在这里,你真的高兴吗?”

“可是现在被囚禁在这里的是你。”艾琳抿紧了唇,“难道你还要说,你所选择的道路才是正确的吗?”

“……”

阿尔西恩没有接话,紫眸里有什么东西翻滚着。他认真地看着艾琳,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东西。

“至少,我从未违背本性。”

凝聚着绿色魔力的法杖重重一划,风刃在坚固的地面划出一道裂口。

艾琳沉重地呼吸着。

“诡辩……你不过是在诡辩罢了。”她抬起眼睛,“一个流窜于街头人人喊打的盗贼,我看不出有什么可以尊敬的。本性也好,自由也好,那种东西对于我来说……”

“对于你来说,不重要吗?”阿尔西恩直视着她的双眼。他的眼睛里好像有流光一样,就算是心里提醒着自己不行,艾琳还是忍不住看向他。

“你从来没有想象过,哪一天你手里挥出的风不是为了斩断别人的脖颈,而是让自己的双脚离开地面吗?”

“……我……”

“或者说,哪一天你的知识可以不再是仅仅教授给那些除了出身没有一点才能的小蠢材,而是传播到遥远的未知的国家去?”

“请、请你不要再说了——!”

一瞬间,大魔法师失去控制的魔力如同满溢的水飞溅而出,在接触到建筑时又化为利刃划出巨大的豁口,粉尘与碎石四处散落。

艾琳站在法阵的中心,不知所措地遮挡着自己的表情。

“……这就是真正的你吧,大魔法师。”

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的阿尔西恩站在她面前,他个子很高,只能微微低头俯视着她的头顶。

“无辜地被推上神座,无辜地被饲养为家犬,无辜地变成别人手里的刀刃。”

属于大魔法师的华丽衣袍缓缓脱落,衣着单薄的少女小小地啜泣着。

“你的人生,还真是糟糕透顶了。”

 

“你想要对艾琳大人做什么?!”

粗犷的男声从入口处传来,艾琳惊慌地抬起头,正好看见阿尔西恩即将触碰到她肩部的手指。

阿尔西恩啧了一声,面色冷静地看着快速涌进的一众人等。

“看来他们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相信你啊。”

如果真的信任他们所谓的艾琳大人,自然不会来得那么快又那么巧。

艾琳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此刻的她已经收拾好了表情,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却看不出刚才那样濒临崩溃的神情了。

“那么,你要如何呢,魔法师大人?”阿尔西恩含笑看着她,“是现在就拿起魔杖像那时候一样抓住我,还是……”

艾琳没有回话,只是看了他一眼,弯下身捡起刚才掉落在地的法杖。

“听我号令。”

她退后一步,在阿尔西恩复杂的目光中缓缓开口。

“——启动禁制魔法。”

 

能够束缚住魔法的,只有魔法。

如果你所说的自由是那么美好的东西的话,就证明给我看吧。

 

在她话音刚落的下一秒,阿尔西恩一直被铐住的双手一抖,沉重的手链就像布条一样被毫不费力地挣脱开。

艾琳法杖轻挥,绿色的魔力化为长绳向阿尔西恩的手腕飞去。

当初在战场上,她就是靠这一招钳制住了阿尔西恩。修习水魔法的阿尔西恩被修习风系魔法的她克制,再加上当时战况混乱,居然真的被她一举成功了。

然而这一次并没有那么容易。

她只看到阿尔西恩勾了勾嘴角,四周忽然幻化出紫蓝色的纸牌,风绳在空中发出扑哧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果然……”

周围的人们发出的不可置信的声音听上去是如此讽刺,让她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果然,你那个时候……”

禁制魔法,千人大军,在阿尔西恩的魔法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故意落入网中。看他漂浮在半空中游刃有余地释放魔法,犹如逗弄着没有长出爪牙的幼兽。

他想来的时候,没有人能阻止他大大方方地走进来,他想走的时候,自然也没有人能留下他。

艾琳握着魔杖的手收紧又放开。

 

在无数的声音间,阿尔西恩消失了。

艾琳睁开眼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穿过无数的人群,伴随着水流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面前。

他手指轻巧地拉住她的胸前的蝴蝶领结,让她的脸贴近自己。

“……”

 

四周吼叫声四起,艾琳再抬头,只看见阿尔西恩飞舞的长袍的衣角消失在窗口——他把她掉在地上的袍子穿走了。

她伸手往口袋里掏了掏,毫不意外地触摸到了纸牌的触感。

反复摸了好几次,她忽然笑了起来。

 

“……我也一样,期待着再次和你相见。”

 

                                                                          【END】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