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团长x团辅】Night

*CP为拉维奥鲁X费艾鲁

*圣宫守护团团长与他的副手的一夜.AVI【不是

 

>>

 

在拉维奥鲁的房间外犹豫了好久,费艾鲁终于鼓起勇气伸出手叩响了他的房门。

拉维奥鲁向来是个很有效率的人,即使是生活中的小事也从不含糊。但是这一回不知道为什么,他提心吊胆等了半天,还是没有听到屋子里有什么动静。

都这个时候了,拉维奥鲁当然不可能独自到哪去。想着他可能是睡着了,费艾鲁惊异的同时,又忍不住担心最近是不是过于辛苦。

正想东想西准备转身离开,门突然打开,只穿了内衫将外套搭在肩上的拉维奥鲁一手抵着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团、团长……!”

“什么事?”

拉维奥鲁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最近圣都内事务繁多,身为团长的拉维奥鲁几乎把所有工作都揽在自己身上。费艾鲁一边担心他,一边恨自己能力不足,不能为他分担让他轻松一点。

“我泡了茶……”

他闭着眼把手里的托盘抬高了些,拉维奥鲁的目光在他的脸上和托盘之前游离了一下,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只是侧过身示意他进去。

作为团长的助手,费艾鲁当然不是第一次来他的房间。和最开始来的时候一样,拉维奥鲁的房间依然是和他本人一样的简洁风格,除了必须的摆设之外,几乎见不到任何多余的装饰。

费艾鲁忍不住放轻了脚步,生怕自己发出什么无礼的声响。

“不用那么紧张,坐吧。”

大概是因为没有多余的凳子,拉维奥鲁指着自己的床。费艾鲁吞了吞口水,干巴巴地说:“我、我就不坐了,把茶拿给团长我就走……”

拉维奥鲁不悦地蹙眉。或许是因为疲倦,他此刻的情绪看上去并不怎么好。

“让你坐下你就坐下,哪那么多废话。”

“喔。”

费艾鲁动作迅速地把托盘放下坐在床边。

不知道拉维奥鲁是怎么想的,他并没有多理睬费艾鲁,拿了茶杯就晃悠回了自己的桌案前。费艾鲁惴惴不安地坐在他的床角,只听到他的笔触在纸张上滑过的沙沙声。

有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团长到底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拉维奥鲁终于停下笔,一手撑着头一手轻轻揉捏自己的眉间。

“很累吗?”

费艾鲁忍不住开口。

见拉维奥鲁转过头来看他,费艾鲁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对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了他一会儿,突然伸出手向他招了招。

费艾鲁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走到桌子旁边的时候拉维奥鲁站了起来,一手抓着他的手臂,头轻轻抵在他的肩上。

费艾鲁:“?!!”

“别动。”

拉维奥鲁抓着他手臂的手用力捏了捏,费艾鲁马上停止了挣扎。团长的身高比他略高,低头的时候正好埋在他肩上。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觉得拉维奥鲁红色的发丝在他裸露的颈侧挠得有些痒痒的。这么难得的,露出可以说是脆弱的神情的拉维奥鲁,他从来没见过。

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也不知道开了口之后又该说什么,费艾鲁伸出双手,在空中尴尬地滞留着。

“今天,收到那孩子的信了。”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拉维奥鲁突然开了口。

“他也在下面的世界努力着呢……所以作为哥哥的我,必须更努力才行。”

“但是,一边这么想,一边又觉得自己真是无力啊……从以前开始就是,想要保护圣宫,想要保护圣都里的大家,想要保护你们,想要保护那个孩子……结果最后,却因为我的愚蠢,把事情全部搞砸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一直以为把奥鲁托斯藏在离塔里是在保护他,但是那孩子的内心,会不会其实是怨恨我的束缚呢?如果我能早一点带他到尊者那里去的话……”

费艾鲁微微侧过脸,深吸了一口气。

“团长你,还记得第一次和我相遇时候的事吗?”

“嗯?”

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拉维奥鲁的声音难得的有些疑惑。

“以前,我是大家眼里只会靠着出身向上爬的二世祖。为了让大家明白我并不是靠着家族才进入守卫团,我疯了一样地拼命努力,可是我取得的成绩越多,在后面议论的声音就越多。所以我很迷茫,找不到继续努力的理由,只好装作愚蠢的样子,希望那些人不要再议论我,结果所有人都把我当成贵族废物,我真的每一天都过得很痛苦……但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你把我调到了你的身边。”

“什么,你还记得啊。

拉维奥鲁低低地笑了一声。

“那是当然的吧!”

费艾鲁有些无奈。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因为那时候的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好。可是第一次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让我挺起胸,要有身为守卫团一员的骄傲。”

“做好自己的事,有什么才能就尽管施展出来,作为团长的你,可不需要那种因为别人的看法就缩手缩脚的胆小鬼当副手……那个时候,你是这样说的。”

费艾鲁顿了顿,才接着开口。

“或许你是无意的吧,可是那个时候的我,真的被你的话所拯救了。”

“拯救,吗……”

埋在他肩上的拉维奥鲁喃喃道。

“是啊。成为你的副手后,每次我犯了错误总是会被你毫不留情地教训,所以我总是战战兢兢的,有时甚至会怀疑自己的能力。但是我突然发现,曾经在意的流言与偏见不知不觉地消失了,肯定我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虽然总是被你嫌弃,我的确也在成长着。”

费艾鲁的手迟疑着,最后还是轻轻放在他的背上。

“团长你,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哦。虽然我不了解奥鲁托斯君的想法,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也是感谢着你的吧。因为,你一直在努力地爱着他啊。”

“温柔啊……”

拉维奥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莫名地笑了一声。他终于抬起头来,有些凌乱的刘海下,碧蓝的眼睛专注地与费艾鲁对视着。

“有一点你说错了。”

“啊?”

费艾鲁愣愣地开口。

“我第一次见到你,可不是在那个时候。”拉维奥鲁勾着嘴角,手放上他的头顶有些粗暴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费艾鲁愣了愣:“啊?”

他的头发蓬松柔软,触感让拉维奥鲁有些爱不释手。向来神情严肃的圣宫守卫团团长专心地抚摸着,手法熟练犹如抚摸什么乖巧的宠物。

第一次见到费艾鲁的时候,他也是这么乖巧地站在队伍里,动作迟钝,神情木然,看上去与旁边那些家伙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拉维奥鲁莫名觉得那个年轻人的眼睛里,寄宿着一只不甘心屈服的兽。

现在回想起来,会心血来潮地经过那里,一眼就看到费艾鲁,说不动,也包含着某种神所施与的必然。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该感谢神才对吧。”

呆呆地看着他柔和的表情,费艾鲁无意识地重复道:“感谢……什么?”

“当然是,”拉维奥鲁轻轻捧起他的下巴凑了过去,“感谢神让我与你相遇。”

                    

                                                                  【END】 

                                                                                                

 

 

 

 

 

 

 

 

 

 

 


2016-03-26 /  标签 : 梅露可物语 45 4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