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泽弗优】Parallel lines

*CP为泽弗洛达伊x优,微妙的现趴

*一如既往的咸鱼,没意思,不好看【

 

>>

 

“喂,泽弗洛达伊,春假你有没有想着要去哪里玩呀?”

帕里斯托斯从办公桌的另一头探过头来,笑嘻嘻地问。

泽弗洛达伊握笔的手在纸上停留了一秒,下一瞬间又仿若什么都没听到般继续刷刷地写了起来。他的脾气是整个部门出了名的怪,虽然收入高又单身,一度还被收入所谓的黄金单身汉排行榜,然而却没有什么异性敢贸然接近。帕里斯托斯也了解他的脾性,也不恼,挠了挠头自讨没趣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这家伙……”

“好了,你还不知道他吗。”旁边的梅内拉伊娅安慰他,“再说了,你去问这种问题,他当然不会回答你啊。”

“别扭的家伙,我们好歹都认识那么久了耶……”

梅内拉伊娅笑了笑,不置可否,她可不会认为他们这些人和泽弗洛达伊有多亲密。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人无论怎么捂都捂不热,就算是冰山可能还会有因为气候变暖而消融的一天,可是泽弗洛达伊这样的人内心的寒冰却是永远不会融化的。

至少,对他们不会。

 

春假啊……

听到这两个字,泽弗洛达伊的内心其实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进入社会多年,他本不应该像个还在上学的孩子一样因为作业与升学的压力而迫切需要假期来缓一口气,然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即使是一天的空闲也是弥足珍贵。

他并不是个贪闲的人,不如说他极其喜欢让自己忙碌起来,有时候甚至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他无意与周围的人混熟,同事聚会之类的人际活动也从来不参加,在以前,他总是不分昼夜地工作,连下班和周末的时间也全部挤在工作中。后来某一天他开始正常上下班了,只是上班的时候却依然一丝不苟,工作效率高得不似人类。

有人传言他家境极度贫穷,只能靠着高强度的工作来挣尽可能多的薪水。传言多了,自然也会入他的耳,不过泽弗洛达伊也只是沉默着,丝毫不作回应。

为了金钱而工作那种愚蠢的事当然不可能,从过去到现在,他就从来没有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辛劳过。这么多年来不要命地工作,不过是因为过于无聊罢了。

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擅长用自己的价值观去揣测他人,低陋也好,清高也好,他们对人的臆想大多就反应了自己的本质。

他对这个族群天生有种陌生感,并不是怀疑自己作为人类的身份,而是疑惑自己为什么总会以这种旁观者的冷漠角度观看周围发生的一切。他出身优越,学生时代成绩优异,毕业之后顺利进入大公司,逐渐获得很高的职位拿着高额薪水,除了还未成婚之外,过的已经是一般人最向往的生活。可是即使是被视为天之骄子,他依然没有任何一点满足感,就像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程式一样。

也许正是因为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追求,才会游离于所谓的现实之外吧。

 

时钟敲过第六下,泽弗洛达伊从屏幕前抬起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同事们都已经离开了。即使是在这个以严谨认真闻名的国家,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上满了发条的时针一样严格运行。

他揉了揉眉心,收好东西。

这座城市黑得很早,泽弗洛达伊出来的时候,街道上只剩下路灯袅袅的光线。正逢晚饭时间,道上人潮涌动,年轻的男女们吵吵闹闹的声音不断侵袭着他的耳膜。

他不喜欢吵闹,或者说,十分讨厌。他觉得自己本来应该住在某个寂静到冷清的地方,那里只有他一个人,虽然每天生活单调乏味,可是只有在那种地方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人太多的地方,容易看不清,也容易听不见。

他沉默地穿行于人流之间,竭力忍受着那些奇怪的复杂气味,和似乎永远不会停止的喧哗,直到坐上地铁。

和往常一样,地铁上也是人挤人,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他没有像那些人一样抢着抓住拉环,而是默默地站到角落。

泽弗洛达伊安静地站在那里,耳边的熙攘和车厢两旁的微弱光芒随着地铁的行驶不断向后退去。他眼神放空地看着前方,模模糊糊地,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十五六岁的少年还穿着学校的制服,和当下的年轻一代一样戴着耳机,想必耳朵里正流淌着他永远都不会喜欢的旋律。不过他打扮干净,面容清秀,也不像那些傻乎乎的跟着音乐节奏摇摆的臭小子。他只是坐在那里,看上去乖巧又普通。

然而一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泽弗洛达伊的胸口没由来的一紧。他愣愣地看着那个少年,不知为何,内心充满了被火灼烧一般的炽热感。他的手不断颤抖,简直像在压抑着上去触碰少年的欲望。

他想靠近他,想要站在他身边,想要听到他的声音——

正在恍惚之间,正好到了站台,有个少女的声音传来,大喊了一声优你怎么还在睡。戴着耳机的少年连忙睁开眼睛站起来,跟着自己的同伴飞快跑了下去。

泽弗洛达伊站在原地,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这种像是大梦初醒一般的感觉似乎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优……吗。”

他呢喃着少年的名字,嘴边不禁泛起点点笑意。

 

“XX站到了,请从右边下车……”

泽弗洛达伊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面前空无一人,没有刚才拥挤的乘客,当然也没有他朝思暮想的那名少年。

他摇头自嘲地笑了笑,也跟着下了车。

 

打开公寓的门,泽弗洛达伊把公文包放在旁边,正在换鞋的时候,客厅那边忽然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他抬头一看,优正穿着围裙站在那,满脸笑意地看着他。

“泽弗洛达伊先生,你回来啦,今天好晚……啊,怎么这么湿?”

如他所言,此刻的泽弗洛达伊全身都湿透了,衣服和头发一起淅淅沥沥地滴着水。其实泽弗洛达伊也很疑惑,明明之前还是晴朗的天气,就坐了半个小时的地铁,怎么就突然下起大雨了?

“没、没带伞吗……”

“没用。”

这里靠海,一到下雨便是风雨一起来,即使打着伞,也不过是连人带伞一起被刮飞而已。

所以他就这么靠着坚强的意志力在雨中穿行,结果就是到家足足花了比平时多好几倍的时间。

优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手足无措,泽弗洛达伊看了他一眼,把地上的公文包递给他。

“……帮我拿块毛巾来。”

“是、是!”

毛巾拿来了,正要递给泽弗洛达伊,对方却自觉地低下头,优也不犹豫,直接就帮他擦了起来。

可是泽弗洛达伊的头发又长又蓬松,擦了好一会儿还是湿嗒嗒的,优正在丧气,泽弗洛达伊突然把毛巾抽走,轻轻推开他自己走向了浴室。

“泽……”

浴室的门砰地关上,优张着嘴看着浴室的方向,许久无言。

 

能与泽弗洛达伊成为恋人,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他长相普通,成绩普通,性格也是平凡到极致,走在人群中绝对也不是能一眼认出来的那种人。可是泽弗洛达伊不同,第一次在地铁上看到泽弗洛达伊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目光难以移开,要不是戴着耳机可以掩饰慌乱,他丝毫不怀疑当时就会被这个男人注意到自己的视线。

然而即使是在一起生活了,他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被这个人喜欢。

有时候觉得自己稍微离他近了一些,却又马上被远远地推开。然而怀疑着自己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泽弗洛达伊又总是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安慰着他。

就像告白的时候,那个人用漂亮得如同童话里的妖精一样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他,许久,虔诚地在他的额头烙下一吻。

“……我会保护你的。”

并不是“喜欢你”什么的,他只是这样承诺,可是这句话却让优无比的安心。

可是,与你给我的比起来,站在你身边的我,真的有给过你什么吗?

 

泽弗洛达伊洗了澡出来,优已经热好了饭菜,就等着他坐上桌。

“下周是春假,带你去什么地方玩吧。”

坐在饭桌前,泽弗洛达伊开口道

“诶,可以吗?泽弗洛达伊先生的工作……”

“平时都有好好完成,所以没问题。”要不是为了假期能够陪着优,他也不会在与他相遇后还这么努力地工作。

“是吗,那就……”

优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开心地讲起了自己感兴趣的景点,大多是温泉、花地之类的,春暖花开的时候,去那些地方正好。

泽弗洛达伊听着,不时点点头。他们家没有食不言的规矩,优习惯了在吃饭的时候跟他说一些学校里的事,虽然大多数时候泽弗洛达伊只是嗯、唔地简单回应,也丝毫无法阻挡优的热情。

在优心里,泽弗洛达伊虽然表现得有些冷淡,对他却十分温柔。即使看上去没怎么听,也总会牢牢地记在心里。就像有一次他无意间提到附近的某种点心,第二天晚上泽弗洛达伊就买了回来。他吃点心的时候注意到泽弗洛达伊正一脸嫌弃地嗅着自己身上的甜味,忍不住开玩笑:“泽弗洛达伊先生,你去买点心的时候,店员没有夸你是个好爸爸吗?”

“……夸了。”

泽弗洛达伊平静地说。

优忍着内心的狂笑:“那你怎么说?”

“我说,”泽弗洛达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是买给儿子的,是买给恋人的。”

优只吃了一半的点心啪嗒掉在地上。

 

那之后他就记住了自己要谨言慎行。就像今天,好不容易确定了春游的地点,优抱着饭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见他好像想说什么,泽弗洛达伊看向他。

“泽弗洛达伊先生,今天我看了一本书。”

“嗯,讲什么的?”

“讲平行世界的,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之外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也有一个我和一个泽弗洛达伊先生……”

泽弗洛达伊实在听不懂现在这些年轻人奇奇怪怪的文化,只是点了点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然后呀,我就想……会不会另一个世界的泽弗洛达伊先生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呢?”

“……什么意思?”

虽然已经习惯了年轻的恋人奇奇怪怪的想法,泽弗洛达伊还是有些迷茫。

“就是说,在另一个时空,泽弗洛达伊先生搞不好是个很会战斗的家伙……”

“战斗?……打架的意思吗?”

他好静,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进行过暴力活动,听到优的想象不禁皱起眉。

“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挥舞着长枪什么的,和一些怪物打架,又强又帅……”

“……”虽然没听懂,但是优觉得他帅就够了,泽弗洛达伊心想。

“然后呢,我估计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材,只能站在后面为泽弗洛达伊先生加油……”

“哈……”

“泽弗洛达伊先生一直都在保护我,从各种各样的魔物手里保护我,甚至一个人面对恶龙……”

“……”

“嘿嘿,不管在哪个世界,泽弗洛达伊先生都一直把我护在身后呢。”

意识到自己的话过于奇思妙想,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傻乎乎地笑着。泽弗洛达伊没有说话,拿着筷子往他的碗里又夹了一块肉。

 

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学,吃饱喝足洗漱完毕后,优趴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泽弗洛达伊一手撑着脸,借着月光,一脸平静地看着他的睡脸。莹白的月光下,少年的面容线条被勾勒得更加柔和,整个人都仿佛泛着一层柔软的光。

这么美好的,属于他一个人的……

他犹豫着伸出手想要触碰少年的脸颊,希望借此确认怀中的优是否真的存在,然而手指在半空中停留了好一会儿,最后只是握成了拳,缓缓放下。

【是的,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总是自以为是地将你护在身后,自以为是地以为我可以保护你到最后。】

他缓缓垂下眼。

【一直到我看见你的身体被魔物的攻击穿透,却只能无望地向已经变得冰冷的你伸出手。】

【不管怎么呐喊你的名字,不管怎么愚蠢地流着眼泪,你也没有像平时那样,笑着回应我。】

【那个时候我疯狂地向一直不信任的神祈祷,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把我的一切夺走都可以,即使是性命。】

【……我想要再一次和你相遇,想要和你在一个没有数不尽的战斗的世界再一次相遇。】

【如果真的有所谓来世的话,变成我最讨厌的人类也可以,变成无数庸碌的存在之一也可以】

【我想要带你去很多地方,带你去看很多你还没有来得及看到的风景,就像这些年来,你给我看的那些阳光、雨露与花朵一样】

 最后他还是伸出了手,小心地包裹着少年纤细的手指。

【在我找到你的时候,在我下一次把你护在身后的时候……】

【就由我来带给你一切吧。】

 

【……约好了哦。】 

          

 

                                                    【END】

 

 深 深夜发应该没人看见吧【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