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泽弗优】夕照

*CP为泽弗洛达伊x优,微妙的学pa,OOC瞩目,终于把高三时候留下的坑写完了w(゚Д゚)w

*大概是学院梅露可的设定,每个国家是一个学院,每个学院都很大而且具有该国的特殊自然环境。优君是王之院的愈术专业学生,简称愈术生,完成学习之后就会成为正式的愈术士。泽弗洛达伊是妖精之院的教员,教高数【??

*给自己的19岁生日礼物,从今天开始我也是邪教的一员啦⁄(⁄ ⁄•⁄ω⁄•⁄ ⁄)⁄

 

>>

 

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是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午后。

拥有悠久历史的妖精之院图书馆,图书数量异常庞大。肩负着管理员重任的泽弗洛达伊不仅要整理书目,还要清扫古旧的书架,工作量之巨可以想象。

因此在被议会叫去谈话耽搁好几天,再回到岗位时,泽弗洛达伊已经做好了清扫上百千克灰尘的心理准备。

然而再踏进熟悉的地方,迎面而来的灰尘比想象中少得多。泽弗洛达伊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然后他听到了书堆坍塌的声音。

“……梅露可,那本书不是放在那里的吧?!”

“是优桑你太笨手笨脚啦!”

入侵者……?

泽弗洛达伊下意识地警惕起来,他摸了摸腰间的匕首,向出声处走去。

然而站在那里的并不是入侵者,而是一个看上去十分瘦弱的年轻的人类,以及一瓶会说话的水。

虽然事后对方向自己出示了身份证明——从王之院来的愈术生,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段时间大概是这位少年在帮忙,泽弗洛达伊还是委婉地表达了驱赶之意。原因无他,他并不喜欢人类。

这个人类,无缘无故地伸出援手,又是想从妖精们的身上获得什么呢?

“那么……麻烦你,我需要借阅关于食春之龙的书籍。”

无视少年脸上显而易见的失落,泽弗洛达伊心里想着“果然如此”。他面无表情地取来了书,态度之冷淡让少年有些挫败。

 

——人类是世界上最贪婪、最自私的种族,泽弗洛达伊一直如此坚信。

这并非他个人的偏见,而是他作为大地天赋者代代传承的痛苦记忆。

是人类折断了自己的翅膀,每一个大地天赋者都深信这一点。

然而如此讨厌人类,却无法阻止泽弗洛达伊关注那个少年的欲望。

最初,这种关注还只是停留在看见他的时候会多盯几秒,看到他的名字会莫名熟悉的地步。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人类这个族群过于可恶,所以自己才要见证这一点吧。

想通了理由,泽弗洛达伊便释然了,然后更加心安理得地观察起少年来。

 

作为王之院的愈术生,优必须在每个学期开学时前往一个学院,并在这个学期内尽量地为这个学院做出贡献,以得到院长的认可评定。

而这个学期优轮到的正好是妖精之院。

不知为何,泽弗洛达伊隐约觉得这名少年对自己有异常的执念。知道评定的事后,他便认定对方是为了此事接近自己,态度便更是冷淡。

怎么说呢,人类的黏人功力,还真的让妖精惊叹啊。

因为贪婪,才会一次次踏入别人的领域,才会一次次出现在别人眼里让他不得不注意吧。

并不想理会的。

然而一次次目睹对方向同族伸出援手,一次次看着对方沾了满身灰地在书架之间穿行,努力地踮着脚尖将书本放回书架。

——也许,他并不是那种人类。

这种想法稍纵即逝。

 

优来到妖精之院的第三个月,学院重要的宝物【春之石】失窃。

作为外来人员的优首先受到排查,虽然结果清白,大地天赋者的高层却向泽弗洛达伊隐晦地表达了监视优的意向。

“那个人类与你很亲近,这点小事应该很轻松吧。”

亲近……?

泽弗洛达伊为这个词不悦了一天,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接到了这种任务。

泽弗洛达伊所在的大地天赋者族群拥有自己的议会,对于议会的决定向来忠心执行的他,头一次产生了怀疑的想法。

于是他又不高兴了好几天,图书馆的工作都是冷着脸做。

被迁怒的优表示自己很无辜,他实在捉摸不透这位黑发妖精的脾气。

之所以选择长期呆在图书馆里,并不是因为对管理员有什么特殊的想法,纯粹是妖精之院的路大多需要飞行,相比之下呆在这里不仅轻松,还有冷气。当然能通过书籍丰富理论知识也是重要的原因。

出生在乡村的优从未见过如此巨量的书籍,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开始惊叹甚至打扫起来。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古人诚不欺我。

为了书,他甚至愿意忍受泽弗洛达伊的怪脾气。

但是,容忍对方时不时投来的若有所思的目光,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第一次见到这位管理员,自己的第一反应是索要一把扫帚来打扫馆内的灰尘,然后对方就像怀疑自己聋了一样眯起眼。

“什么?”

“扫帚,那种有须须的,一根根的……”

“够了。”泽弗洛达伊不悦地打断他,“你是要寻找能够教会你制作扫帚的书吗?

“啊,不是……”

优这才大梦初醒般地想起自己的初衷。

“我想要关于食春之龙的书籍。”

泽弗洛达伊沉着脸取了书给他,冷淡的态度显然是不希望他再来。

然而那些书真的很有意思,于是优忍不住来了第二三四等等等等次。

然后泽弗洛达伊的目光一天天变得奇怪起来。甚至有一次,在优够不到书的时候,泽弗洛达伊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身后帮他把书取了下来。

看书的时候也能感觉到,泽弗洛达伊的目光时不时地飘向这边。

……可怕!这个妖精好可怕QAQ!

“泽、泽弗洛达伊先生?”

“……什么?”

优吞了吞口水。

“坐了这么久你渴不渴,我泡杯蜂蜜茶吧……你喝吗?”

泽弗洛达伊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喝茶。”

“唔……”

“我的柜子里有茶叶,自己去拿吧。”

作为图书管理员,泽弗洛达伊当然是住在图书馆的楼上。他给优指了方向,便无视对方低下了头继续工作。

 

那是优第一次去他的家。

妖精之院的建筑大都修建在树木上,图书馆也不例外。虽然下面空旷,泽弗洛达伊的屋子却并不大。

明明是成年单身男性的屋子,却一点都不脏乱,相反,干净整洁到让人压抑的程度。

泽弗洛达伊先生他……说不定其实是强迫症?
    他一边想着一边在厨房的柜子里翻找。妖精们的茶和王之院的相比,味道有很大的不同,他认真调了几次味才跑出熟悉的味道。

这种味道过甜的蜂蜜茶,如果泽弗洛达伊先生喝了,眉头大概就不会那么皱了吧。优一边想着,一边抿了一口茶。

“……你在傻笑什么?”

“呃?!”

嘴里的茶差点喷出去,泽弗洛达伊嫌弃地退开几步。

“……弗洛伊勒塔那边传了话。”

他皱眉整理自己的衣袍,语气平淡。

“妖精之院的院长大人……?”

“说是让你过去一趟,”泽弗洛达伊挑眉,“茶喝够了就去吧。”、

 

从弗洛伊勒塔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优仍旧处于有些恍惚的状态。他知道种族之分不可避免,妖精们对自己怀有戒心也是正常的事,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即使在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的当下,还是会因为所谓的舆论被驱赶出去。

拿不到院长的认可这种事他一点都不在意,可是驱赶这种行为的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光是想想就让他浑身发冷。

那条鸿沟从未消失,而今它已经成了足以割裂一切的巨大伤口。妖精也好,人类也好,他们只是站在两边漠然而仇恨地看着彼此,从不试图了解对方,也不愿越过那条裂缝走近对方。

——那么他们这些研习着愈术,奔波于各个学院,试图将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族群的生物连接起来的愈术士,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奔波呢?

他满腹心事地穿过楼道,转角处,泽弗洛达伊正抱胸靠着墙站在那里。

优虽然看到了他,却并没有什么想要打招呼的想法,正要直接走过去,泽弗洛达伊冷冷地开口了。

“我早就说过,你不该来这里。无论这里发生什么事,都不是作为人类的你能管的。”

优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又慢慢放开。

“即使那样,我也不会放弃的。”他转过脸来看着泽弗洛达伊,平日总是无精打采的眼睛里满是坚定。

泽弗洛达伊皱了皱眉。

 

他并没有把少年的话当真,然而却无意识地关注着有关那位愈术生的情报。之后,听说学院派了护卫将优送回王之院,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再也不会到妖精之院来。

听到这里时泽弗洛达伊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接下来他的日子仿佛回到了少年出现之前,每天在图书馆里该做什么做什么,日子倒也过得自在惬意。

可惜这种镇定在几天之后听到少年半路失踪的消息时,被毫不留情地打破了。

“你派出的护卫居然这么没用,连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住?”

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第一反应居然是冲到日理万机的院长大人那里要一个解释。

“讲点道理,泽弗洛达伊。愈术生是每个学院的贵客,我的确已经派出了可靠的护卫护送他。”弗洛伊勒塔很是郁闷,虽然泽弗洛达伊是妖精之院的一员,然而作为院长的她是没有管理大地天赋者一族的资格的,因此面对对方的诘问,即使应付不来她也必须好声好气地劝慰。

“结果就是让一个手无寸铁没有战斗力的小孩子半路失踪?”

泽弗洛达伊冷哼一声。

弗洛伊勒塔叹气:“既然你不愿意相信我的话,那就由你自己去寻找如何?”

“开什么玩笑。”泽弗洛达伊语气不爽。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弗洛伊勒塔认真地看着他,“泽弗洛达伊,你难道没有发现,一说到那个少年的事,你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吗?”

泽弗洛达伊一愣。

“从我的祖先开始,就一直不了解你们大地天赋者一族,我认识你多年,也从来没有真正想清楚过你们到底想要什么,然而一向淡心寡欲的你,对那个少年却表现出了异样的执着……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去探究一下背后的缘由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弗洛伊勒塔一字一顿,“或许那个少年身上,有你一直想要的东西也说不定。”

 

开玩笑。

不管怎么说,那个女人的话语都足够荒谬了。

泽弗洛达伊没有理会她,径直回了图书馆。看了看成堆的图书,实在没有什么大理的心情,索性直接回屋。

数年前,生活在黑暗森林的他跟随族中的长辈来到这所学院,当时的自己满心不安,偶然间来到图书馆的时候,心里才静了下来。翻动书页的时候,好像可以不用去管周围的喧闹一样,一个人静静地呆在那里。

他一直觉得,这里就是他的世界,他一个人的乐土。

——直到那个少年闯进来的那一天。

泽弗洛达伊猛地睁开双眼,窗外漆黑寂静,已经到了学院的夜晚。

他坐在床边好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将衣服穿戴整齐,带好了武器。快要出门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拉开桌子抽屉取出一把蓝色的匕首别在腰间。

做完这一切之后,泽弗洛达伊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我说过的吧……硬要管妖精们的事的话,只是在给你自己找麻烦而已。”

找到优的时候,泽弗洛达伊在内心感叹了一句,还真是没有见过能把自己弄得这么惨的人。

他大概是在森林里摔倒后从山坡上滑了下来,全身衣服破破烂烂不说,透过衣服的破损处,还能清晰地看到皮肤上的伤口,大概是被树枝之类的刮到了。

“如果您是来说风凉话的……”

优扶着受伤的左肩,表情少见的有些愤怒。

“……啧。”

泽弗洛达伊没有理会他,反而将自己的黑色外披脱下来丢到他身上。

“披上……夜里还是有点冷的吧,尤其你的衣服都成那样了的话。”

优低头看了看披风,又抬头看了看他,一脸震惊。不知道为什么,一被他那样看着,泽弗洛达伊心里无端地有些不爽。

“看什么。”

“不……总觉得,泽弗洛达伊先生变了很多呢。”

泽弗洛达伊正在生火的手停了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刚刚不是还一脸凶恶么……”

“什么?”

“没什么。”泽弗洛达伊提高音量,“坐过来烤烤火,夜里山上会很冷。”

优嗯了一声,坐到他旁边。泽弗洛达伊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说起来,泽弗洛达伊先生是怎么找到我的呢?明明那些院长派出的护卫都没能找到我……”

“问了大概的方向就知道你的目的地了,至于要准确地找到你的方法……很简单,我并不像他们那样可以飞行,所以走过来就好。”

优略有些惊异,忍不住看了他身后一眼。没有披风的遮盖,白色衬衫外,黑发妖精的翅膀垂在身后。那双翅膀上青绿斑驳,颜色十分好看。

“真美……”他无意识地轻声道。

“!”

泽弗洛达伊微微低下头,长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脸。优这才回过神来,正要为自己的无礼道歉的时候,听见了泽弗洛达伊低低的声音。

“……居然夸赞这对萎缩的翅膀……你这个人真是……”

听不出他的情绪,优坐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泽弗洛达伊伸手盖住自己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你……”

“是?”

对方没有回话,不知过了多久,泽弗洛达伊才慢慢抬起头来,那双异色的眸子里仍然平静得让人看不出是否起过波澜。

“……没什么,你休息一会吧。”

“诶?”优有些惊讶,“你不带我回去吗?”

泽弗洛达伊看着他:“送你去弗洛伊勒塔那里,让你被遣返?你是这样期待的吗?”

“当然不是!”

优拼命摇头。

“嗯,我想也不是……你的目的,大概是寻找食春之龙吧。……不用那样看着我,我早就听说了这段时间春之丘的食春之龙暴走的消息,对一下春之石失踪的时间,大概就明白了。”

“可是我听说食春之龙是妖精们传说中的生物,是否真的存在还不可知……”

“你知道为什么春之石会被封印在学院里吗?”

优疑惑地看着他。

“那是因为食春之龙并非特定的魔物,而是被创造的……无论什么魔物,就算是小小的卡塔鲁,只要吞下春之石,就会变成传说中吞噬春天的恶龙。”

“吞噬春天?!”优瞪大了眼睛,“那么妖精之院就会……”

“恐怕很快就会瘫痪吧。所以,弗洛伊勒塔将你送走并非只是迫于那些老家伙的压力。……不过,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就想找到食春之龙什么的,还真是狂妄啊。”

“……泽弗洛达伊先生。”

“嗯?”

“为什么明明讨论的是攸关学院存亡的问题,您却依然那么冷淡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得出这些结论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院长大人吧?”

“即使不用我通知,他们也会很快明白的吧。换句话说,你所做的一切根本没有意义,因为很快就会有专业的战士们去讨伐食春之龙。而你……不过是在帮倒忙罢了。”

“……泽弗洛达伊先生,世界上是存在着感情这种东西的”优绷紧了身体,冷冷地看着他,“如果您连对自己的同族都是如此漠不关心的话……自然不会懂我努力的理由吧。”

泽弗洛达伊面无表情。

“你会说出这样天真的话,是因为阅历太少。等你长大就会明白,不多管闲事才是活下去的最好方式。”

“是么。”优笑了笑,突然站了起来,泽弗洛达伊刚要抬起头,就被自己的外套丢了满脸。

“那么我们还是就此分别吧。”

少年冷声道。

“如果您所说的活下去意味着忽视所有感情的话,那么我也该考虑一下死在恶龙爪下这件事了。”

“喂。”

泽弗洛达伊正要叫他,地面忽然猛烈地摇晃了起来,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拉优,回头却发现优已经不见了踪迹。

他皱起眉。

“可恶……”

 

被巨龙叼在嘴边的时候,优简直怀疑刚才那个对着泽弗洛达伊正气凛然的自己是不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老实说,此刻的他除了恐惧,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那个,恶龙大人?”

食春之龙转过脸来高贵冷艳地哼了一声,一口寒气喷得他浑身颤抖。

算了我还是乖乖被叼着吧。优忍受着一上一下的晃动以及随时可能被咬碎的危机感,面如死灰。

就这么被叼着,也不知道要被带去哪里。等到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像是巢穴的地方。食春之龙很是嫌弃地把他一甩,优咕噜咕噜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撞到墙才停了下来。

……奇怪,不疼?

他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下全是花,不,应该说整个巢穴都是花。然而,所有的花都是枯萎的。

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看的那本关于食春之龙的书,第一页正是食春之龙所到之处,花草枯萎,泉水停流,再烂漫的春天也会立刻变为寒冬。

巨大的食春之龙正背对着他俯着身,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优颤抖着双腿凑近,发现它的面前不远处有一朵尚未枯萎的小花——虽然还未死去,样子却十分脆弱,失去生机也是迟早的事。

优心里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本来是喜爱春天的吧……然而……”

他伸手轻轻触碰着巨龙的身体,冰冷的鳞片让他指尖发凉。像是听懂了他的意思,食春之龙转过脸来,优清晰地在那双金色的巨大眼瞳中看到了悲伤的神色。

优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我帮不上忙,我没有能够将春之石从你的身体里取出来的方法。”

巨龙哀鸣着,失望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它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就这么躺着,静静地注视着那朵很快就会凋谢的花。

【如果我再强一点的话……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愈术士的话……】

优握紧了双拳。

 

就像要回应他强烈的心情一样,本来安静的食春之龙忽然狂躁地动了起来。巨大的脚爪才刚踏出一步,就将它一直珍视着的花朵踩了个粉碎。

优还没反应过来,巨龙忽然挥舞起了巨大的尾巴,与之相伴的是巨大的嘶吼。优完全愣住了,只能看着整个巢穴随着巨龙的动作震动,不断有被震碎的石块落下。

他来不及避开,忽然感觉被人拽了一下,耳边响起了金属与石头相撞的清脆声响。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的优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泽弗洛达伊绷紧的下颔。

“你真会给人添麻烦。”

“对、对不起……”

泽弗洛达伊没有理会他,手中长枪一挥,将周围的碎石全部击落。之后他拽着优快速奔跑,一直躲到远离巨龙的地方。

“好了,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做?”

“诶,要帮我吗?”

泽弗洛达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不要?”

“要!”优连忙点头,以他这个没有战斗力的身体,要想治愈面前的巨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他给泽弗洛达伊说了春之石的位置,泽弗洛达伊点点头:“那么,我先用武器将春之石挖出来就行了吧。”

“是的,你一定要小心。”

要独自面对恶龙实在是件很危险的事,优不禁为他担心起来。

泽弗洛达伊没有回话,转过身,脚步顿了顿。

“回来的时候,告诉我吧。”

“?什么?”

优疑惑。

“……你说的,感情之类的。”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他的话,泽弗洛达伊已经跳了出去。他手中白色的长枪闪着好看的光,黑色的长发随风飞舞。

“好美……”

优移不开目光,情不自禁地再一次发出了感叹。

 

虽然一直担心着泽弗洛达伊一个人能否对付食春之龙,然而真正战斗的时候,优突然发现自己的担心实在是多余。他从来没想到长期呆在图书馆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泽弗洛达伊居然会有这么高的战斗力,不仅避开巨龙的攻击成功抢回了春之石,还一直帮他阻挡着攻击直到巨龙被治愈。

“愈术还真是方便啊。”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变得小小的魔宠,泽弗洛达伊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虽然被称赞,优看上去却并不怎么高兴。

“其实如果我更有经验的话,泽弗洛达伊先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看着永远衣装整齐的泽弗洛达伊一脸疲惫,衣服上也全是战斗过的痕迹,优低下了头。

泽弗洛达伊盯着他的头顶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

“别说这种蠢话了,你已经尽全力了吧。”

“是、是……”

“所以,那就够了。”

优迟疑地点点头。

“而且……年轻也是有年轻的好处的。”泽弗洛达伊意味深长。

“诶?什么意思……?”

泽弗洛达伊没回答,忽然像发现了什么一样低下头:“受伤了?”

“诶、啊啊……刚才被咬了一口……”

大概是巨龙叼他过来的时候,腿不小心被咬了伤口,此刻血肉模糊,裤子都粘在了皮肤上。优连忙向后退了一步,然而动作没有泽弗洛达伊快,黑发的妖精一把抓住他的腿,面色严肃地查看起来。

“现在就回去。”

“啊?可是那只魔宠……”

“你的腿重要。”泽弗洛达伊不容置疑地开口,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他从腰侧拔出一把匕首,划破了自己白衬衫的下摆,小心地包在优的伤口上。

优吓了一跳:“泽弗洛达伊先生,你的衣服……”

“不然用你的衣服吗?”泽弗洛达伊严厉地扫了他一眼,优立刻乖乖闭嘴。看他这副摸样,泽弗洛达伊叹了口气,再次把自己的外披解了下来给他披上,这一次还特意系好了衣带。他的表情太严肃了,从头到尾优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好了……”

还没来得及反抗,泽弗洛达伊已经将他抱了起来。

“约定的事还记得吗?”

“是?”

优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

“记不起来也没关系,以后还有时间。现在我们走吧。”

被他抱在怀里,优忍不住僵硬了身体。

“去、去哪里?”

“到一个,”泽弗洛达伊低下头,对他笑了笑,“有春天的地方去。”

 

 

                                                    【END】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