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峻烈迷梦】Fairy tale

*呃……又是童话梗……

*写多了臭男人想写写可爱的女孩子XD

 

>>

 

夏提娅从窗户探出头,自高高的塔上往下看,无论多么美的景色都只能看得一片眩晕。她哎呀一声捂着眼睛缩回房间。

“恶龙先生,什么时候才会有王子殿下来救我呀?”

房间中心,被召唤出来的幼龙迷茫地叫了一声。

“唉,再没有王子殿下来救我的话,我就会变成恶龙的新娘了哦……”

夏提娅悲伤地掩面。

幼龙:“??”

 

她捧着脸在窗口守了一天一夜,遥远的地平线却始终没有出现骑着白马的身影。她只好嘟着嘴跑回房间里,继续和幼龙玩你拍一我拍一的游戏。

然而等到玩得累了困得直接睡着,她依然未能听到马蹄声。

 

到了夜里,夏提娅揉着眼睛从梦中醒来。

“我好像听到外面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对着幼龙说,更像是自言自语,“我想是王子殿下来了。”

幼龙睁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呜咽一声,大概并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夏提娅把它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蹑手蹑脚地凑到窗边往下看。

漆黑的塔外什么都看不清。她蹦了几下,才借着月光隐约看见某个正在攀爬塔的侧面的身影。老实说那个身影一点都不高贵优雅——看上去是个年轻人的影子,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将自己固定在了墙面,一点点向着她所在的塔顶靠近。

夏提娅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身影靠近,内心的震撼完全将她淹没了。

她幻想过无数次王子殿下的登场画面,有骑着白马绝尘而来身后披风随风飘舞的,有从天而降劈开夜幕手里西洋剑闪闪发光的……却从来没有这样,像一只蜘蛛一样一点点位移的。

“这……真是……”

夏提娅颤抖了起来。

“这真是……太、太帅气了!!!!”

她的声音突然响起,正在爬墙的青年不禁吓了一跳,差点掉下去。他好不容易稳住身体,一脸错愕地看着上方的窗口。

“呀——!他看我了!!他看我了!!”

夏提娅欢呼雀跃,差点蹦起来,虽然她这一次声音也很大,不过青年已经有了准备,加快动作爬近窗口,扑通一下翻了进来。夏提娅捧着胸口满脸红晕地退后了一步,痴迷地看着面前月光下的男子——他有着柔顺而富有光泽的头发,俊朗清秀的面容,欣长优雅的身姿——正是她心中完美的王子殿下。

当王子殿下用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静静凝视她的时候,夏提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无措地捂着脸,却又忍不住从指缝间偷偷地看着面前的王子。

他好帅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帅。

她呀地叫出声,强自扭过头。

 

“……夏提娅小姐。”

从刚才开始,青年就一直默默地看着她的举动,等到发现她好像平复下来了才开口。

“是~!”

他叫我的名字啦……!!!下一句话是不是请和我结婚呀啊啊啊啊啊好激动好激动不行我要冷静下来要有淑女风范呀——

 

“……”

里弗利斯有些无奈地看着再一次激动起来的少女,不知道该怎么说出下一句话。作为保护城市的骑士,这种寻找离家出走的调皮小姑娘的事本来不应该归他管,但是对方的家人苦苦恳求,一向以帮助他人为使命的里弗利斯还是义不容辞。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什么,不过这里的确是个危险的地方,还是赶紧带她回去的好。

想到这里,里弗利斯清了清嗓子。

“夏提娅小姐,请跟我一起回去吧。”

“呀~!回到哪里呀,回我们的家吗>△<~”

里弗利斯歪了歪头。

“你在说什么啊……当然是,送你回你的家啊。”

夏提娅还保持着害羞的表情,笑容却僵硬在了脸上。

“你的家人都在担心你。”

“……”

“那个叫苏的女孩子也很担心你。”担心得都哭出来了。

“……”

“所以……”

“那么,你呢?”

“……嗯?”

夏提娅慢慢抬起头,声音轻得像一碰就会破裂的泡沫。

“里弗利斯大人您……担心我吗?”

“……”里弗利斯眨了眨眼睛,“我……”

“没关系!”

还没等到他回答,夏提娅便急匆匆地开口打断他。

“没关系,里弗利斯大人不用回答我!!因为,因为……”

——因为无论如何妄想,她都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里弗利斯看着她,没有说话。他不知道面前的少女到底在纠结什么,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夏提娅抹了抹眼角,抽抽鼻子。

“没事的,我们走吧。”

“……嗯。”

里弗利斯正要转身,突然轻轻抽了一口气,虽然只是很小的一声,还是被夏提娅捕捉到了。她焦急地冲上来,却被里弗利斯轻轻挡开。

“没事的……大概刚才不小心被钉子刮到了。”

他捂着自己的左手小臂,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夏提娅愣愣地看着他,还没来得及阻止,眼泪就突然从少女的眼眶里大滴大滴地冒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里弗利斯大人,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太任性才……”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小心。”

里弗利斯放轻了声音,比起自己手臂上的伤,他由衷地觉得面前的夏提娅比较让人担心。

“不是的……都是因为我……我明明……因为,因为其实我早就知道的,里弗利斯大人,里弗利斯大人你……其实并不是什么王子殿下啊!”

夏提娅崩溃一般地大声哭泣起来。

——我们并不是什么王子与公主,只是这个巨大的世界里最普通的两个人而已。

“你不会握着长剑独自打败掳走我的恶龙,也不会微笑着将我抱上白马让我坐在你怀里,你只会一脸严肃地盯着我的情书,问我是不是想要挑战你——!”

“你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也不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骑士,甚至比一般人还要笨拙迟钝!”

里弗利斯:“……”

“可是,可是……”夏提娅垂下头,双手捂着脸,泪水已经浸湿了她的掌心,可她视若不知,“可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啊……”

“喜欢你努力地挥剑的样子,喜欢你站在我身前保护我的样子,甚至连你拿着我的情书一脸认真地问我是不是要挑战你的样子,我也喜欢。”

“明明,明明你并不是王子殿下,可是你为什么……”

少女颤抖着声音,缓缓开口。

“可是你为什么……比真正的王子殿下,还要让我着迷呢……”

 

里弗利斯叹了口气。

“夏提娅小姐,我……”

“可是,如果我对里弗利斯大人的喜欢只会困扰你,甚至伤害你的话,我……我还是把这份心情藏起来,不让你知道比较好吧……”

“……”

“没关系的,我会藏起来的!!我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也不会再给你写情书了!!也不会再做这样让你困扰的事情!我、我会……我会……”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哽咽了起来。

“没事的,我一个人也没关系的,就这么藏起来也可以啊,反正你也不会因为我的喜欢感到高兴吧……”

“夏提娅小姐。”

“不、不用安慰我……”

“……请你这次不要打断我,让我说完怎么样。”

“是、是!”

夏提娅正襟危坐,抬起头来,突然发现里弗利斯正凑在她面前极近的地方,惊讶得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我并不明白你口中的王子殿下到底需要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期望着什么。”

“……是、是啊……”果然如此啊……

“但是。”里弗利斯咬重字音,“但是,我作为一个骑士,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

夏提娅还没反应过来,里弗利斯突然单膝跪下,身后的披风哗啦一下飞扬起来。

恰似她梦中的景象。

“那就是保护你。”

 

“……”

夏提娅捂住嘴巴,向后退了一步。

“啊……”

她轻轻地开口。

“啊……”

“我……”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里弗利斯大人了——!!”

再一次听到少女的尖叫,里弗利斯却忍不住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那么,现在我们一起回去吧。”

他站起身子,向夏提娅伸出手。

“诶、诶诶?!!!这是??”

“我另一只手受了伤,恐怕不能背你了,所以,请容许我牵着你的手回去吧。”

“诶——!!!!”

夏提娅软软地晃了一下身体,幸好在她倒地前,里弗利斯眼疾手快地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扶住了她。

“……有点,让人苦恼呢。”

他轻轻摇摇头,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这样也不错就是了。

 

                                                                 【END】

 

 


2016-04-15 /  标签 : 梅露可物语 12 2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