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泽弗优】ハル


*泽弗洛达伊x优

*OOC注意

*只是个摸鱼,一个月不写他俩我要死了【……

 

>>

 

“那边黑漆漆的是?”

“是森林。”

“那边呢?”

“也是森林。”

“……”优放下举在眉毛上方的手,一脸郁闷,“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啊。”

泽弗洛达伊无语地看着他。

“不是你让我带你过来的吗。”

优挠挠头:“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也没想到黑暗森林真的就全部是森林啊……”

泽弗洛达伊表情复杂地看着他的头顶,沉默了一会。

“我早就说过这里并没有什么值得观赏的……和你去过的地方比起来。”

比起两个人站在树上看这些不知道看过多少年的东西浪费时间,他觉得回到自己的房间和对方一起喝喝茶看看书可能会更有意思。然而正要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对面的少年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啊了一声。

“泽弗洛达伊先生,我们去散散步吧。”

“……散步?”

“泽弗洛达伊先生喜欢散步吧?”优认真地看着他,“之前来这边急急忙忙的,也没来得及仔细看看……不知道泽弗洛达伊先生愿不愿意带我走一走?”

就算走遍整个森林也没什么好看的——泽弗洛达伊看着他的表情,最终还是把心里的话压了下去。

 

“话说,黑暗森林真的很大呢……”

在经历了因为太黑看不清前路绊了三跤最后一次差点拉着大地知晓者一起狗吃屎的惨剧后,优被熟知地形的泽弗洛达伊拉在了身后。虽然探寻未知的幸福被无情剥夺了,但是想了想自己好像一直都是在这个位置,优马上享受起了这种不用担心走在前面会踩到香蕉皮的安心感。

泽弗洛达伊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目光仍然专注地看着前方,生怕踩到荆棘之内的东西。他已经足够小心了,所以听到跟在身后的优哎哟一声的时候,泽弗洛达伊一时半会真的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的外披被猛地一拉差点勾到翅膀,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摔到身上害他也差点栽了一个跟头。等他稳住身形,身后的少年整个脸扑在他的背上,要不是双手环着他的腰,恐怕已经滑了下去。

泽弗洛达伊默默地转过身把他提溜起来。

“站得起来吗?”

黑发妖精的双手穿过了优的腋下,维持着抱小孩一样的姿势看着他。

优吓得差点跳起来,连忙挣扎着站直身子。

“是……谢、谢谢泽弗洛达伊先生。”

“不用。”

泽弗洛达伊放开他,再次转回头去。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等到优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分钟后了。

他一边为自己的废材羞耻捂脸,一边忍不住在心中感叹泽弗洛达伊先生果然是十分可靠的存在——虽然被当成小孩子对待有点害羞,但是想想对方和自己的年龄差,他又觉得释然许多。

正在想着,脚下又是一个不稳,这一次泽弗洛达伊反应极快地伸出一只手横在了他的胸前。

“小心点。”

“好、好的。”

他不是第一次在泽弗洛达伊面前露出这种无措的样子,即使心里做好了充足准备,泽弗洛达说话的方式也并不咄咄逼人,然而在和对方交谈的时候还是会产生难以应付的感觉。

不知道泽弗洛达伊是不是也感觉到了这一点。无论优做出什么样的行为,他脸上的表情好像总是波澜不惊。但是优知道他并不是性情冷漠的类型,就像刚才若无其事地对他伸出援手一样,和泽弗洛达伊认识的这些日子里,他总是在优以为不会出现的时候出现,保护他,帮助他,事后再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离去。

他总是揣摩不透这个妖精的想法,或许对方也是一样。

 

“再走过去就是森林深处了。”

听到泽弗洛达伊声音的时候他下意识抬起了头。不知道走了多久,面前出现的树木更加茂密,高大的植株向着天空蔓延,将原本就灰暗的天空遮盖得严严实实。

“要不我们……回去吧?”优看着面前的黑暗,小心翼翼地开口。

泽弗洛达伊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从腰间掏出了什么东西。因为周围太黑,优只能隐约看见他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忙活着什么。犹豫了很久,优还是凑了上去,只见泽弗洛达伊手中正握着什么东西刷刷地割着挡在路上的杂乱草叶,好像是想要开拓出道路来。

优就这么看着他专注地割着草,不知不觉看入了神。说到武器,泽弗洛达伊在他的印象里总是挥舞着那柄长枪,他还从来没有想过作为大地知晓者的泽弗洛达伊会用小刀之类的东西,不,或许正是因为是大地知晓者,才要做好遇见一切事情都能解决的准备吧。

不知过了多久,泽弗洛达伊将手里的匕首收回腰侧,在黑暗中向他招了招手。

“过来。”

他的命令优向来服从得不行,也顾不得前面是什么就立刻迈开脚步跟上去。

因为这里实在太黑,两人身上又没有带照明的工具,泽弗洛达伊沉吟了一会儿,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跟着我。”

不用他说,优也做好了好好跟在他身后的准备,因为周围什么都看不清,反而只能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背影上。

经历了那么多次战斗,他早就该习惯被人挡在身后的感觉,然而无论是此刻还是不久前与妖精龙对峙时,将自己推到后面用毫不温柔的语气说着“你真碍事”的泽弗洛达伊,还是会让他内心产生奇异的触感。

手腕被泽弗洛达伊拉着,对方的动作却出乎意料的温柔。优看了看自己被拉住的地方,隔着手套,好像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那是微凉的只属于泽弗洛达伊的温度。

“……去哪里?”

“嗯?”

“我们这是在去哪里?”

虽然说了是随便走走,但泽弗洛达伊现在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准备带着他来个黑暗森林一日游,反而像是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地一样。

“……”

泽弗洛达伊顿了顿脚步,没有回答。他的沉默让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冷凝了下来,优吞了吞口水。

“有东西要给你看。”

得到了意象中的回答,优却完全没有任何欣喜。即使看不清泽弗洛达伊的脸,他也能从对方的语气中感受到某种低落的情绪。

 

十多分钟之后,他和泽弗洛达伊站在一棵巨大的树下。

“我以前在这里埋过东西。”

“什么东西?”

“花的种子。”

“诶……?”

优迟疑地发出了一个音节。

“很吃惊?”泽弗洛达伊摸索着树下的泥土,像是在确认花种的位置一样,“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这片森林没有花能够开放,我们一族也不能唤醒鲜花,所以在漫长的时间里,我们一直保留着那些从来不萌芽的种子。”

“……”

“它会破土而出,会发芽,会长出花苞,甚至终有一天会肆意开放散发香味——这些对于你们来说司空见惯的事,却是我一辈子也难以见到的奢侈景象。”

大地知晓者轻轻抚摸着身下的土地。

“要是它能开花就好了,从第一次得到它的时候我就这样期待着。花并没有开,这份期待却在我的心中一直生长到今天。”

“我讨厌人类,我讨厌将我从未到来的春天夺走的人类……这样的想法一辈子都不会变。”

优看着他的脸,迟疑许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泽弗洛达伊脸上的笑容太过于苦涩,就连优也无法自欺欺人地认为那之中有着高兴的意味。他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打破这种压抑的气氛,可是内心不知何处冒出的想法让他最后选择了安静地等待泽弗洛达伊再一次开口。

或许对于此时的泽弗洛达伊,聆听就是最好的答复。

泽弗洛达伊抬起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口,表情有些恍惚,声音像是梦呓一样。

“可是为什么会是你呢……是任何一个妖精都好,为什么会是作为人类的你让我感受到了我曾经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拥有的东西呢……”

“感受到温暖的时候,我的内心弥漫着喜悦和悲伤,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而悲伤……复杂的情绪在我的脑袋里不断窜来窜去,我像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一样脑中一片空白。”

“就连握着长枪战斗的时候也是一样,那些东西好像挣扎着翻滚成了潮水,把我的思绪全部淹没了,顾不得去躲避,只能靠着所谓的本能战斗,好像打败面前的魔宠就能把自己从那种混乱里解救出来——到了最后,我的脑袋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泽弗洛达伊突然舒了口气。

“那朵花,总有一天会开的吧……在内心一直被寒冬封闭的我能够感受到温暖之后。”

“……会的,一定会。”

就像来的路上泽弗洛达伊对他做的那样,优拉住了大地知晓者的手,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手腕,而是手指。

“就像我所握住的泽弗洛达伊先生的手一样,在这样的温暖之中,一定会有可以被称为奇迹的东西诞生。”

泽弗洛达伊低下头,盯着两人交叠的手指许久,嘴边泛起淡淡的笑意。

 

“嗯。”

终有一日,我的内心也将鲜花盛开,爱情复苏。

在你所带来的春天盈满我的内心之后。

 

 

 

【END】

 

 

2016-05-31 /  标签 : 泽弗优 43 1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