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雪国冰肌】两小无猜

*雷特斯X莉雷雅

*OOC有

 

>>

 

“喂——雷特斯——”

十岁的莉雷雅伸手在嘴前摆出小小的喇叭,在树下呼喊着青梅竹马的名字。

没有反应。

她鼓起脸颊,更加大声地又喊了一遍,被冰雪覆盖的树枝上些许白色的雪絮被她的声音吓得簌簌下落。树上终于有了动静,有人抓着树干站在树枝上,从上面向她看过来。

“莉雷雅啊——”

雷特斯的声音听上去总是懒洋洋的,好像没什么精神,或者说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如果不是看过他对着新奇的事物眼睛发亮的场景,莉雷雅或许也会这么想。

“叫你好几声了哟。”莉雷雅看着他顺着树干慢慢滑下来,抓住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仔细地给他擦拭有些发红的手心。雷特斯比她还要大一岁,反而总是让她省不下心。明明长了一张对什么都没兴趣的脸,却老是横冲直撞的。

雷特斯任她给自己擦手,两只眼睛在少女的脸上一晃而过。

“莉雷雅。”

“嗯?”

“你要不要一起来?”雷特斯用没有被她抓住的手指了指树顶,“从那个上面看到的星空,很漂亮哦。”

“我就不用了。”莉雷雅放开他的手,“还是回去做冰雕比较有意思。”

“哦。”

雷特斯眨了眨眼睛。

做冰雕的确是莉雷雅最大的兴趣,在冰雪肆虐的雪之国,冰雕艺术的发展有着天然的优势,以此为生的国民也很多。莉雷雅年纪还小,却已经能做出相当精美逼真的冰雕。村里的孩子都眼巴巴地想要和她打好关系,好得到一两只冰兔子之类的小玩意。

和她相比,雷特斯对呆在房间里专注于雕刻冰雪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他唯一的创举是很久以前雕了一个据说是恐龙的东西,那个被周围的同龄人称为怪物的物件现在还摆在莉雷雅的床头。

不仅是冰雕一件事,雷特斯在村子里的确是个让人感觉违和的孩子。

他总是在发呆,盯着某处就不再做声,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如果不是偶尔冒出的话语听上去还算正常,早就被大人们认定为智力发育有些不足了。

然而莉雷雅似乎很喜欢和这样的雷特斯呆在一起。

莉雷雅也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村里的人总是这样说,尤其是做冰雕的时候就更是安静。不过这种性格并不是什么坏事,被冰雪覆盖的村庄里总是比外面少几分暖意,托总是无法消散的冰冷的福,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沉默寡言的几率更高。

每次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莉雷雅一个人低头摆弄厚厚的冰雪,雷特斯安静地坐在旁边仰望天空。

 

“我想出去。”

“?”

正忙着将手里的雪块堆积起来,猝不及防地听到了雷特斯的话。莉雷雅依然面无表情,手里的动作缓慢地继续着。

“那座大山。”雷特斯用毫无起伏的平缓声音道,“我想看看翻过那座山之外的世界。”

已经有了雏形的雪块们哗啦啦地倾倒在地面,莉雷雅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

“你在说什么……”

“我已经考虑很久了。”雷特斯兀自拨弄了一下腰间的长剑,“等我成年的那一天,我就带着这把剑离开这里。”

“……”

“在这里太枯燥了哦,莉雷雅,如果一直生活在这片白色中的话,总有一天我也会变得苍白的。”

“雷特斯。”

“外面的世界,一定有很多很多没有看过的东西吧。阳光,海洋,沙漠,绿色的森林……不管是什么,我都很期待。”

“雷特斯!”

莉雷雅的声音拔高了一些,在空寂的冰原上划出尖锐的回响。雷特斯停下了正在数手指的动作,转过脸来看向她。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冰雪所磨砺得瘦削苍白,隐隐有了锋利的剑刃一般感觉的脸。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等你成年那一天,我会给你准备一份很好的礼物的。”

莉雷雅水红色的眼睛在雪地里徘徊了一周,才回到他身上。她迟疑了一会儿,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所以……等到我成年的时候,你也要给我准备回礼哦。”

雷特斯沉默许久。

“……好。”

 

莉雷雅准备的东西,是她长到十七岁以来投入心血最多的作品。

这段时间里,手指一直被冰的寒气所侵蚀,指尖泛白甚至变得青紫。她抽回手指试图用呼吸让它们恢复知觉,却发现好几个关节都僵硬得没法动弹。

她坐在桌前,恍惚间想起似乎很久没有见到雷特斯了。

为了准备这份礼物她花了数月将自己封闭于房间,偶尔出门,似乎雷特斯也总是在为什么而忙碌着。成人礼的确需要置办很多东西,或许雷特斯就是在忙着这些事吧。

所以,作为好友的她也要努力才行。

努力了这些日子,冰雕大体已经完成了七七八八,剩下的细化工作虽然很多,花费的时间却远远少于先前。心里估摸着大概明天就能完成,莉雷雅呼了口气,一直吊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些。

或许是积累了太多疲劳,坐在椅子上不久她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睡梦中感觉有人推开小屋的门走进来站在她面前,她动了动身子,因为梦见了奇怪的东西而不安地微微蹙眉。那个人把什么东西盖在了她身上。

“再见……”

片刻后,脚步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却是渐行渐远。

门被关上了。

莉雷雅猛地睁开眼睛,想要确认刚才自己周围的气息是否真的属于想象中的那个人。出乎意料,小屋里依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冰雕,巨大的底板上是冰雪所铸的各式建筑、栩栩如生的动物和人,以及森林与河流。

的确是如她所想像的,最美好的国度。

将这份礼物送给雷特斯的话,他一定会高兴的吧。

她缓缓闭眼。

因为他可是对所谓的世界的样貌……最感兴趣了。

 

她用自己的双手所描绘的那个世界,最终未能送到雷特斯的手里。

 

雷特斯的小屋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拾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封薄薄的信函。她没有看上面的名字,揣着信拔腿就向着雷特斯之前指着的雪山跑去。

他留下的足迹已经被纷纷扬扬的雪掩盖得快要消失了,尽管全力奔跑,也一直追不上他的脚步。好几次她以为自己已经看见雷特斯的深蓝袍子,又再一次在漫无边际的白色中迷失了方向。

不知道跑了多久,双腿已经没法再动起来了,莉雷雅终于停了下来,她知道雷特斯绝不会像她一样停下脚步,他一定已经在向着他所说的外面的世界坚持不懈地前进了。

她从来就跟不上他的脚步,就好像小时候,他独自仰望着星空,而她拒绝了他伸出的手,固执地低着头。

“雷特斯——!!!”

她的呼喊层层叠叠地回响着,似乎传达到了很远的地方,然而还是很快就消逝在了雪林中。

四周依然静谧,雪还在下,和过去的十多年一样的纯白布满了她的眼帘。

已经听不见了。

也看不见了。

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刚才的呼喊所夺走,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

十七岁的少女跪在冰冷的雪地之中,终于按捺不住地大哭起来。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他所想象的世界里,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END】

 

其实剧情里说的是他们俩大吵了一架。

不太能想象出这两个沉默的孩子吵架的样子……也许这样无声的告别才是最适合他们的吧。

很想写写看他们都成为优的同伴的时候重逢的场景啊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