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树痕半树】我喜爱你是安静的

*CP为马托里库斯X曦亚诺

*OOC有

 

 

>>

 

她总是蜷缩在层层叠叠的树木延伸而出的根系之中,不发一言地沉默着。那双比最纯粹的宝石更加纯净的瑰紫色眼睛缓缓垂下,脸上的表情如同世界诞生初始一般平静与自然。

马托里库斯双手轻轻依攀着上方的树枝,无言地盯着她的脸庞,目光深邃犹如想要将她的每一分颜色映入眼中。

他知道面前的女性正处于悠长的睡眠之中,即使自己再靠近她,甚至做出什么更加进一步的举动,她也不会因此而睁开双眼。然而就连生出对对方有任何出格动作的想法都不敢拥有,马托里库斯依然站在距她几步之外的地方。

不敢出声,也不敢迈出脚步,面前沉睡的少女犹如以水墨精心勾勒的图画,只要他擅自闯入,就会破坏眼前的景色。

自称为半树的少女,是马托里库斯的生命延续至今,唯一信奉的神明。

好像将爱意说出半分也会破坏内心的虔诚,他总是担心着自己无意间的惊扰会亵渎到她的美丽。可是即使再怎么努力压抑内心的情感,在与对方相见的每分每秒,全身上下的细胞依然都在全力呐喊着我爱你这样莽撞冒犯的言语。

忘了是多遥远的几十年之前,穿过原始之森晦暗不清的光影,站在巨大的树木之下,满身狼狈的他第一次见到了她的模样。被树木所包裹着,她如海藻一般卷曲的长发与繁密的枝叶不分彼此地纠缠在一起。她的神情如此安详自然,犹如诞生之初死亡之终都立于此地。

而马托里库斯与她的初见,不过是发生在那之间某一个微不足道的罅隙而已。

年少无知的他打破了她的沉寂。在看见她的第一瞬间,从来不知所谓情爱的马托里库斯疯狂一般以双手扳开将她遮挡的树茎,未经任何思考地对着她说出了那三个字眼。

“……”

她睁开了双眼,瞳孔被树叶投下的影子遮掩得有些幽深,却丝毫不影响在看到那片紫色时马托里库斯近乎窒息的观感。她的眼睛和他想象中一样,不,甚至超出了他所能认知的美丽。而那双眼里投射出他的身影的时候,他忍不住为自己此刻的狼狈而隐隐感到悔恨。

不过这份悔恨似乎是多余的。他盯着对方的眼睛,揣揣不安地等待着奇迹发生才有可能出现的肯定答复的时候,少女再一次垂下了眼帘。

“又睡着了吗?”

不知是侥幸还是失望,马托里库斯在心中暗叹一口气。

“没关系,等到你再一次睁开眼睛,等到你再一次看到我的时候,我再说给你听。”

“那个时候,请一定要告诉我……你的答复。”

 

虽然早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马托里库斯也从来没有想过这条阵线会拉得那么长。

他惊讶于自己在这座巨大的森林里徘徊的岁月,每天听着绿精们的歌声醒来,就像当初被指引着通过通道一样,梦游一般地再次穿过树林来到她的身边。只是看着她沉睡的脸庞,在她醒来的间隙对她吐露爱语,这样枯燥单调的生活,在他看来就像充满了花蜜一般甜美。

在某一天,她睁开了眼睛之后没有立刻睡去。

在某一天,她第一次发出了声音。

在某一天,他停下述说的时候,她仍然专注地盯着他的脸。

她的每一次细微的改变都震撼着他的心灵,引起她的注意逐渐变成了他生命中最大的挑战。每一次迎来阳光,每一次被她的美夺去注意,每一次坐在她的身边开始漫无边际的述说,都变成了通往某条遥远道路尽头的小小步伐。

 

“今天想给你讲的故事是睡美人,主人公是一个和你一样总是在睡觉的女孩子……啊,不过你比她更加美丽呢。”

“……因为女巫的诅咒,少女最终还是陷入了沉睡。为了不让她寂寞,赶来的仙女为整个城堡施下了魔法,城堡中的士兵、女仆,甚至是正在奔跑的狗,都陪着公主一起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再次苏醒的那一天。”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听闻传说而来的青年男子不计其数,然而在踏上这片土地的第一秒,他们就被无数的藤蔓阻拦在外,不少人甚至丧命于扼守城堡的恶龙口中。”

“然而在睡美人入睡的一百年后,终于有一位无畏的王子来到了这里。树藤在他面前舒展为他让出道路,恶龙温驯地低下头迎接他的到来。”

“在看到沉睡的少女的第一眼,王子就冒出了想要娶她为妻的想法。按捺不住内心的爱意,他埋下头亲吻了睡美人的嘴唇。”

“少女睁开了眼睛,带着笑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

“如果某一天在你入睡之后,我能鼓起勇气给你一个吻,你是否会醒来呢。”

“如果你醒来的话,能不能看我一眼呢。”

而今她仍然紧紧闭着眼,他被无形的城堡阻隔在外,与看不见的恶龙做着无谓的抗争。

他始终不是她命定的王子。

 

即使不吃不喝,作为人类的身体也在这座森林里不断成长变化。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变高变壮,从只能仰着头看她的脸,变成了必须微屈身才能平视她的眼睛。

在改变着的不只是他,不知道时间的某一天,当他从一个故事中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她正微微歪着头。

“然后 呢?”

“什么?”

“然后 呢?”她的眼里依然浅淡如昔,然而从那目光之中,马托里库斯第一次读出了平静之外的情绪。

故事并没有所谓的结局,他所有的大脑细胞挣扎着,编造出并不存在的后续。少女安静地聆听着,明知道她没有辨认真假的能力,马托里库斯却依然怀着她会拆穿自己拙劣的谎言的强烈恐惧。

他将那个未完待续扭转成了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回过头看见的是少女已经闭上的双眼。

她的嘴角边隐约有柔和的弧度,那一刻马托里库斯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他感觉自己在编织一个粗糙却甜美的梦,期盼着面前的少女可以安睡其中。

然而在那同时他也坠入了某个密实的网,身心一起被束缚在此地。然后他自以为是地将自己捆绑在她的身边,好像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一直呆在她身边一样。

 

他可以为了给她一个圆满的结局述说子虚乌有的故事,却无法挣扎着为两人的剧情做出改变。

 

“我喜欢你哦。”

“虽然有一天,我会苍老,会死亡,会回归这片森林,变为异乡的孤魂。”

“对于你来说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吧,等我消失之后,你很快就会将我忘记。我的死亡和我的生存一样,不会为你带来一丝波澜。”

“可是我依然爱你,我的骨肉会成为泥土,我的血液会滋润树木,我会为你的美丽带来养分。”

“如果能用这种方式拥抱你就好了。”

 

即使一生都无法触碰你,即使一生都只能自欺欺人地期盼这样的日子永远不会过去。

只要能够陪伴在你的身边,这样的我就是幸福的。

 

                                                                                 【END】

 

 

 

 

 

 

 

 

 

 


2016-09-04 /  标签 : 梅露可物语 15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