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亚双龙】冬夜

*亚双义一真+成步堂龙之介

*Bug多,OOC

 

>>

 

虽然是日出之国,日本的冬夜却依旧很漫长。

成步堂龙之介站在法学院的门口无聊地踢着脚下的石子,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天总是黑得很早,为了学生们的安全,大多数教授都会准时甚至是稍微提早一些下课。然而这个约定俗成的传统显然对建立不久的法学院来说并不怎么奏效,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已经响过很久,学院楼里的灯光却依然繁盛地亮着。

他伸出手呵了口气,热乎的温度在空气中化为朦胧的白雾。帝都的冬天很寒冷,在这里站了这么一会儿,他已经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了。

回头一看,教学楼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地走出学生们来。长时间的课程显然没有压榨他们全部的力气,年轻人们的脸上还带着室内的温度,看上去笼罩着一层兴奋的淡红。龙之介站在原地跺了跺脚,好不容易觉得脚趾头没有那么僵了,脑袋里忍不住冒出了直接去找好友的想法。

亚双义的教室他知道,循着教学楼的外缘向前走,一楼的不远处就是。龙之介一边搓着手一边往前走,脚踩在地上薄薄的冰面发出沙沙的轻响。他目光游移着,心里默默数教室的顺序。

“一、二……啊,有了。”

要找到亚双义并不难,放课后的教室已经相当空荡了,然而他的友人依然坐姿端正。龙之介正要从窗边探头去叫他,声音到了嘴边却停了下来。

亚双义一真正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书本,不时还在旁边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他是个极为勤奋的学生,印象中,龙之介很少看到他放下书本和同龄的男孩子们一起去玩耍。这些年西洋的有趣玩意儿不断传入国内,即使是学生们也常常按捺不住想去看个新鲜。

亚双义当然不是对西洋完全不感兴趣的老古董。恰恰相反,他对于海的另一边有着狂热的好奇,只是这种炽热的情感好像已经内化成了另外一种形式。

法学院的楼是少有的西式建筑,大抵是受到法制西化影响的产物。宽敞的教室里留了灯,仍旧十分明亮。亚双义的影像映在窗玻璃上,看上去倒是十分清晰。龙之介对于玻璃这种东西还不是很习惯,他记忆里窗户这种东西仍旧是与纸或者木头联系在一起的,屋子里的人说话,影子随着烛火在薄薄的窗纸上摇曳,在屋外的人看来是一个墨水一般或浓或淡的剪影。然而玻璃让那种剪纸一般的景象消失了,亚双义的样子穿过整个教室映在他面前。

他是上了大学才和亚双义相识的,因为志趣相投,虽然两人不是同样的专业,却很快成为了好友。清秀的脸庞、端正的坐姿,明明年纪轻轻,龙之介却总是觉得,他这位朋友身上有着这个国家最为古老的某些东西。他看着好友读书的姿态,不禁入了迷,一瞬间忘记了玻璃的存在,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那映像。

冰冷的触觉让他指尖倏然缩回,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正在专心念书的亚双义抬起头来,正好和他对上目光。

龙之介抬起手,尴尬地朝他笑了笑。

 

天色已经变得有些黑沉沉的了,亚双义收拾好东西从教室里出来,两个人并肩走在空落的街道上。因为天气冷,龙之介和他挨得很近,同为男性,亚双义也不觉得别扭,反而主动向他靠了靠。

“成步堂,等了很久么?”

“唔,还好……阿嚏!”

“对我就不用客套了,”亚双义颇为责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应该早点进来叫我的。”

“我看你正忙着看书嘛。”

龙之介抽了抽鼻子,他觉得自己连吸气都有点艰难了。

“回去也是可以看的,不用为了我浪费你的时间。”

龙之介没有回答,他实在找不到话反驳。好友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帕。

“擦一擦。”

“什么?”

“鼻涕。”

亚双义的语气并不像是嫌恶,不过他也没有要回自己手帕的打算。龙之介吸了鼻子顺手就收回口袋,准备回去洗了再还他。

“不过今天可真够冷的……真想赶快回去裹着被褥睡一觉……”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忘了身旁的人是亚双义,虽然是同龄的好朋友,却和师长一样严厉的亚双义。

“唔,赞同。”

亚双义居然跟着点点头,这倒是让龙之介大吃一惊。换做平时,亚双义早就伸手敲他的脑袋骂他怠惰了。

“这样的天气应该穿着厚衣服在被炉里看书才对……教室还是太冷了。”

亚双义摸了摸下巴。

龙之介心里想着“不愧是亚双义啊”,一边也不禁想象起亚双义描绘的场景来,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窝在厚厚的被炉里看书,一直到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实在是梦幻一般的美好时光。

“那么,走吧。”

“嗯,嗯?”

龙之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去我家啊?”亚双义转过身来,反倒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一起去看书吧。”

“……喔,好、好的。”

龙之介伸出冰冷的手在自己的两颊拍了拍,走在好友的身旁。

“回去的路上,去杂货店买些橘子吧。”

“现在还没到新年呢,不要做缩在被炉里吃橘子这种老婆婆一样的事啊。”

“那么说也太失礼了吧成步堂,一会儿我可不会分给你吃哦。”

“那可不行!”

道路两边被称为路灯的东西熠熠闪烁,昏黄色的灯光下,亚双义低低地笑了笑。他侧过脸,秀丽的脸被光线勾勒出好看的线条。

“我开玩笑的。”

“……”比起玩笑本身,还是亚双义会开玩笑这件事更让成步堂吃惊。大概是心情格外的好,成步堂还在垂着肩,前方的亚双义突然向前大步走了起来。

“快跟上来,不然我可要把你甩在后面了。”

“啊,亚双义你这家伙!”

“可不要走丢了哦,搭档。”

“喂!”

 

“真是的,怎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

寿沙都责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成步堂龙之介连忙睁开眼,生怕对方以把自己投出去的方式叫醒。

法务助手并没有向他走过来,她站在窗边,努力地拉开了窗户,和月光一起洒进来的还有白色的寒气。大英帝国的帝都有着和日本同样寒冷漫长的冬夜,不过托这股冷气的福,成步堂龙之介那混混沌沌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些。

长久没有开窗的房间有些闷闷的,空气里都是让人昏昏欲睡的暖气味。这是在以前的国度几乎见不到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久了,不知不觉睡着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哎呀……晚上好啊,寿沙都小姐。”

他正要抬手,却不幸将手边原本就乱七八糟的书本全部碰倒,摆在桌角的散乱文件也受了牵连,在寿沙都的尖叫响起之前,大片的纸制品如同暴雨一般凶猛地向下撒落。

和它们一起掉下的还有成步堂龙之介,被大量的书本砸中的年轻律师从凳子上栽了下来,很快被淹没在法律条文的海洋里。

“啊,真是的!”

寿沙都握住拳头冲了过来。

这场混乱最终以两人一起手忙脚乱地收拾了很久作为结局。好不容易将阁楼收拾得不那么晃悠,成步堂龙之介背朝窗户坐在地上,垂着头乖乖地听对面的寿沙都一边泡茶一边念叨。

“所以说成步堂大人也要多注意收拾啊,不能因为忙碌就忽略了桌面的整洁,不然会像今天一样被埋在书本底下的……”

她将泡好的茶递了过来,老实说龙之介并不怎么喜欢她沏的抹茶,他喜欢甜的东西,寿沙都泡的抹茶实在太苦了,即使偷偷放进牛奶和糖也是一样的苦。

龙之介慢悠悠地转着手里的小杯,茶水将茶杯浸得很暖乎,连带着原本冰冷的指尖也被暖了许多。他垂着眼,不知为什么感觉喉口有些梗得难受。

“明天一定要好好收拾,这次可不要再说什么把东西散在桌上是为了不让人生停步的借口了,为了干净的桌面让人生停下来也没有什么大碍……呐,你有在听吗,成步堂大人?”

“寿沙都小姐。”

“嗯?”

“我有点,想吃橘子了。”

 

                                                                                       【END】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