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眠骨相关

 

想了好久还是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

期末修罗期的摸鱼

 

>>

 

 

十二岁的时候我在橱柜里找到了一张羊皮纸,上面歪歪扭扭地画了一具骷髅。我把纸叠起来揣在兜里去找我的父亲,他三十多岁了,画画不很好看,既没有年轻人的灵气也没有成年人的娴熟。

我说他的坏话并不意味着我如何轻蔑他,我打从心底里喜爱他,虽然他并不像我那些朋友的父亲一样有能把我扛在肩膀上的强壮身体。他纤细得像个女人,走在街上往往引来陌生人的侧目,就好像惊讶这样优美的五官怎么会和平坦的男人胸脯搭配在一起。但是他的确是个很好的父亲,我从小就觉得这世界上恐怕找不出任何一个会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了。

我把画递给他,他打开看了一眼,把我抱到身边低头看着我。

他的眼睛里汪着温和而忧郁的水。

“父亲,”我问他,“那画里是什么?”

事实上我早已看到了画上的内容,我的提问不过是想问问他为什么将一副看上去十分恐怖的骷髅画在纸上,毕竟他甚至没有画过我。

他当然知道我心里打的这点可爱又可笑的小算盘。他将画平铺在腿上,浅薄的铅笔印记已经被时光一点点磨得平滑模糊,笔画顺着纸的皱褶延伸到很远的地方。他的思绪大约也飘得很远,抵着下巴沉默地思考着。钟的指针滴滴答答地绕着中心转着圈,我从沙发爬到他的腿上,托着腮从底下看他的脸。他的睫毛很长,顺着灯光在脸颊上落下一篇倒影,那层灰黑把他眼睛里原本有的那点光亮挡住了,挡得严严实实。

“这是一具骷髅……它天生就是一具骷髅。”

“您说得不对。”我捏住他的手指,“神塑造人类的时候,是先塑造肉体让我们的灵魂有地方装进去,才在里面装上骨头让我们能站起来。”

“不是的,它天生就是一具骷髅,就像你天生是个人类一样,它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骷髅了。”

他温和地打断我,将我的手包裹在他的手心。他的手指也很细,但是比我的长,合拢的时候手指会变得很温暖。

“可是骷髅是活不了的,没有肉体的话,它很快就会因为寒冷而死。”

“不会死的,只要有光的话,它们就能活下去。”

“光?”

他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我的胸口。

“对,有光的话,它们就不会死,而是在黑暗中沉睡,等待着终有一日那光芒能使它们睁开眼睛。”

“可是,到底要等多久呢?”我抿了抿嘴,“一个人在黑暗里等待着的话,不会寂寞吗?”

“会寂寞的哦,但是还是要等待。”

“这样的等待根本就没有意义。”我有些愤怒。

“有的。”

“因为它们知道在某个地方一定还有人等待着自己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只要还有人在等待,那么自己的存在就一定是有意义的,不是因为想要活着所以得到生命,而是因为被需要、被期待,所以才能活着。”

父亲的目光离开了我,投向前方,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

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莫名其妙的危机感,抓住他的手臂,哀求地看着他。我爱我的父亲,我知道他也爱我,可是他刚才的表情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他曾透过我看向其他人。

我有一个可怕的猜想,他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不是我。

我因为血缘成为他的后代,而他因为更深的羁绊成为那个人的父亲。他们就像沙漠里的旅人那样互相汲取着对方身上那点可怜的温度,他们就是彼此生存的意义。

我以为我是被他所选择的,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因为巧合。我逐渐认识到一个令人难过的事实,那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就在我面前,可是他偏偏不属于我一个人。

“父亲也是因为某个人的期待而活着的吗。”

他看着我的眼睛没有说话,许久才将我抱在怀里,他的力气很大,那双纤细的手臂几乎要将我杀死。

 

那幅画后来被父亲拿走了,我曾经试图找过,可是并没有成功。我想大概是被他随手扔掉了,毕竟那并不是这么贵重的东西。这个猜想让我心里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卑劣的快乐。

他下葬的那天我终于找到了它,在他最爱的那本书里。他大概是每晚都会亲吻它,这么多年过去,早就看不到纸上原本的痕迹,只有灰色和白色不分你我地糅合在一起。

羊皮纸的最下端写着一句话,黑色的字母纤细有力。

 

“我给予你的微光即是你的心脏。”

 

听说在遥远的国度,亡者会变成磷火,为他们重要的人照亮道路。我不需要他依然留恋尘世,所以把那张纸和他的辉石一起放飞到了天空中,纯粹当作是我独占了他那么久的赔礼。夜空的星辰与辉石一同闪烁,好像一场尚未落下的雨。

父亲把一辈子献给了我,他是个无可挑剔的好父亲,尽管如此,我年轻的时候内心深处却依然有某处在不断冒出让我不安的冰冷言语,那个声音一直持续到我亲手关上他的棺木才终于平静。

我知道他不会寂寞,人死了肉体会腐烂,然后会变成骷髅。

我衷心盼望他能够得到幸福。

 

 

 

                                                               【END】


2016-12-10 /  标签 : 梅露可物语 29  
评论
热度(29)
  1. 食不饱患者Ulur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