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看守组】三个人的甜蜜之日

*看守组三人无cp向

*给粘粘的生贺!!爱她!!!感谢她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



“看守长,是在找什么人吗?”

“啊,西尔哈托特。”

帕洛阿尔提对着自己的部下点了点头。

“梅古拉特蒂在哪里,到交换岗位的时间了。”

“梅古拉特蒂看守吗?她拜托我先帮忙,刚才到接受信件的地方去了,似乎是家里寄来了东西。”西尔哈托特注意到他的神情,笑了笑,“怎么,看守长很在意吗?”

“……没什么,等她回来让她尽快开始巡逻。”

并没有想要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帕洛阿尔提毫无感情色彩地说道。

他刚转过身,就见梅古拉特蒂抱着什么东西走过来,她一路低着头,脸上并不像是刚收到家人礼物应有的喜悦神色。

“梅古拉特蒂。”

“是。……是!”

梅古拉特蒂在下意识地回答了之后才发现面前叫自己的人是谁,反应过来之后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将手里的东西藏在了身后。

帕洛阿尔提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动作快一点,马上要开始巡逻了。”

“是!帕洛阿尔提看守长!”

梅古拉特蒂十分紧张地站直了身子,直到帕洛阿尔提不发一言地从她身边走过,她才舒了口气。不过显然,她忘记了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梅古拉特蒂看守。”

西尔哈托特带着笑意的声音不远处响起,让梅古拉特蒂差点尖叫出声。黑发的看守看着她身后,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反应。

梅古拉特蒂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老实地将自己藏着的东西拿出来,也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意思。西尔哈托特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工作要加油哦。”

他的话语让梅古拉特蒂整个人都有些僵硬起来。

 

“梅古拉特蒂。”

此时,小看守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紧紧跟在他身后。帕洛阿尔提回过头去看了她几眼,然而对方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这个有些笨手笨脚却十分可靠的部下今天表现得有些怪异,帕洛阿尔提很快发现了这一点。

虽然帕洛阿尔提对同事的私事没有一丁点兴趣,可是在对方因为个人事务影响工作的时候,他似乎也有提醒一下的必要。想到这里帕洛阿尔提轻轻咳嗽了一声,在狭窄的通道里他的声音被无限放大,显然,这让梅古拉特蒂本就有些不稳定的情绪一下子更加紧张了。

“是?”

“我听说,你从家里收到了东西。”帕洛阿尔提面无表情地说道,“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吗?”

再平常不过的问候,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这样平常的句子出自于帕洛阿尔提口中。然而这个问题就像刺中了什么一样,让梅古拉特蒂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

“没、没有什么特别的!什么都没有!”

“……是吗。”

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反应,然而帕洛阿尔提并不打算追问下去。

“那就好好工作。”

“是……”

梅古拉特蒂露出了沮丧的神情,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她不是个能藏住心事的人,之后的工作虽然努力了却一直小错不断,帕洛阿尔提一反常态地没有批评她,只是皱着眉不发一言。只是他这样的表情似乎让梅古拉特蒂更加愧疚了,工作快要结束的时候,她一直在偷偷观察帕洛阿尔提的反应。

“啊,又来了。”西尔哈托特笑眯眯地低声道,“那孩子真是个简单好懂的人呢,明明把什么都写在脸上,却还是努力隐藏着什么,真是有趣。”

帕洛阿尔提没有做声,他正忙着写今日的巡逻总结。

“不过让我觉得有趣的不只这件事哦,看守长。”西尔哈托特帮他整理着文件,仍然压低着声音不让房间另一端偷偷往这边看的梅古拉特蒂听见,“换做是平日,你对她今天的行为早就开始责罚了吧,您可是一个严厉的人,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帕洛阿尔提将笔合上,依然面无表情。

“作为看守的我们,除了监狱都市之外是没有第二个家的。”看守长思索着语言,沉声道,“我们几乎没有能够回到家中的假日,也无法到热闹的街道上去,换言之,我们的生活与普通这个词完全扯不上关系,这一生只能看见的只有狱中那些犯罪之人。”

“……这是,对她的指责吗?”

“不。”

帕洛阿尔提摇了摇头。

“梅古拉特蒂和你我不一样,她成为看守的日子不长,还有能够回到普通人中去的机会,如果她还存在着对能够与家人每日团聚的平凡生活的依恋,我希望她能够做出那样的选择。”

西尔哈托特看着他,笑了起来。

“真不愧是您呢,看守长。不过,我可不觉得她有任何想要离开这里的意思。”

看着帕洛阿尔提难得的有些疑惑的表情,西尔哈托特将目光移向了前方。原本站在远处的梅古拉特蒂不知什么时候向他们走了过来,她的手上拿着一个盒子,似乎正是她不久前藏在身后的那个。

“帕洛阿尔提看守长,西尔哈托特前辈,工作辛苦了。”

梅古拉特蒂低着头,像是正斟酌着用词一样,她努力了很久也没能挤出一个字,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般将手里的盒子举了起来。

“这、这是,给两位的谢礼!!!”

她面红耳赤地说着,声音大得让两人都愣了愣。帕洛阿尔提和西尔哈托特对视了一眼,西尔哈托特伸手将盒子接了过来打开,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各式精致的甜食。

两个男人的嘴角都不自觉地抽了抽。

“之前……跟家里人说过工作的事,也说了两位很照顾我。”梅古拉特蒂紧张地捏着手指,“跟他们说了两位都是十分温柔的人后,家人好像误会了什么……所以……”

“……把我们都当成了女性?”西尔哈托特苦笑。

“…………………………”

梅古拉特蒂的头埋得更低了,西尔哈托特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她说了一个是。

“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忧心忡忡的吗?”

西尔哈托特掂量了一下手里的盒子,装得满满的,显然这位后辈的家里人也和她一眼热心过了头。

梅古拉特蒂没有回话,但是剩下的两个人都知道了答案。

最终打破了沉默的人出乎意料。帕洛阿尔提把盒子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用平日里说着“该去巡逻了”的严肃表情说道:

“那就开始吃吧。”

明天是不是该把巡逻的时间增加一下来消耗热量呢?在第一个将手伸向盒子中的蛋糕的时候,鸢眼的看守长认真地考虑着。

 

【END】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