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ru

【流星白夜】界线

界线

 

By Uluru

 

*吉奈特X弗兰希尔

 

>> 

 

你如今在做着怎样的梦呢?

 

被融化的白色巧克力所包裹,陷入甜美的蜜床之中,甚至连人也成为了粘腻的巧克力液的一部分。不知道是不小心掉进了过于巨大的巧克力,还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变成了小小的蝼蚁,整个世界好像都被白色覆盖住了。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感受不到身体的重量,只有灵魂在遥远的高空看着已经陷入茫茫白色的自己。

 

“那就是陛下梦见的情形吗?”

在保持着精确的比例的基础上,将容器中的巧克力以均匀的力度搅拌好,既不能用力太小导致有的部分无法融化,也不能太过用力破坏其原本的韧性与结构。这些工作刚刚学习制作巧克力的人也能做,然而能够做到动作既精确到常人难以想象又如此流畅优美的人,显然是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境界。

“不,”弗兰希尔坐在柔软的座椅中缓缓睁开眼,“那并不是梦。”

奥佩拉迪奥搅拌巧克力的动作停滞了一秒,随即立刻又继续着先前令人惊艳的美妙动作。只是从他脸上有些微妙的表情来看,这位年轻的优秀巧克力师心里的活动可并不是那么平静。

“你不相信吗?”

“我并没有怀疑陛下的意思。”

生怕自己的沉默成为不忠的证明,奥佩拉迪奥连忙开口。

作为优秀的巧克力师,奥佩拉迪奥曾经为了增长自己的见识游历过很多地方,也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决定进入皇宫的时候,他也对这位传说中的统治者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想,个性古怪或是平庸,容貌艳丽或是丑陋,他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性,但是当他走到女王面前,所有的想象又都失去了意义。

她并非作为个人而存在,而是仅仅作为王而已。传闻中的生涩与年轻在那张面庞上毫无痕迹,当弗兰希尔手握权杖坐在王座之上,她就是一位完美的女王。

弗兰希尔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开口。

“没关系,换做我是那个聆听的人,恐怕也只会认为这是痴人说梦而已。”

女王是完美的,完美到除了王者的特质之外,人们看不到她身上作为人的那一部分。在奥佩拉迪奥看来,弗兰希尔只是一个空白的贴着女王二字的幻影。她不应该露出多余的情绪,也不会有愿望与幻想。

可是如今那份空白却被人填补了。

“那么,那是陛下去过的何处?”

他深知这是不能离开皇宫的弗兰希尔的胡言乱语,没想到弗兰希尔听了他的话真的认真地回想了起来。

女王思考的时候旁人当然不能出声打扰,他无言地看了一眼手里的容器,两次的停顿已经将手里的原料变成了失败的作品,奥佩拉迪奥皱了皱眉,毫不怜惜地将容器中的东西都倒掉,重新开始制作下一份点心。

“我小时候很喜欢看各种各样的童话绘本。”

弗兰希尔突然说道。

这一次奥佩拉迪奥有了心理准备,好不容易稳住了手里的动作没出现上一次的失误。这一回女王的话给他的震惊不比上一次小,他手上机械地动作着,嘴巴动了动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我记得其中的一个故事是,一位居住在黑暗之中的公主被来自星星的拥有白色巧克力一般发色的王子拯救了。”弗兰希尔说,“很老套的故事吧?”

奥佩拉迪奥没有附和,只是静静地听着。

“小时候的我对此深信不疑,那时候的我非常孤独,于是我想出了一个主意。”

是去寻找星星的王子吗?对于小孩子来说,倒是也有可能。

“我决定去询问那位绘本的作者,她笔下的星星王子在哪里。”

“……”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行动力啊……

“然后我收拾了行李,趁着佣人们没有注意到,一个人溜出了王宫。说是寻找,其实我并不知道那位画家在哪里,所以我只是靠着直觉向前走。”

那是个萧瑟的夜晚,不谙世事的公主穿着单薄的连衣裙,手中抱着的不是地图而是一本绘本。她走的甚至不是一条直线,大多数时候都在原地打转。尽管如此,她还是一边鼓励着自己一边继续向前。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我真的太需要一位星星王子了。所以不管多辛苦,我都没有放弃。”

 

旅途漫长到记不住到底花费了多长时间,她觉得天有些冷,脚也很疼,身体变僵了,到最后已经有些失去知觉了。

还要继续向前走吗?

没有理由的执着有时候是一种强大得可怕的动力。

小小的公主捧着心爱的绘本走过了森林,走过了湖岸,走过了山峰,还走过了漫漫沙漠。

她看过春日芬芳的鲜花丛,也见过夏日飞溅的温暖海水,还见过秋天被金色树叶覆盖的原野。

她时而向着下一个目的地奔跑,时而因路边的风景而踱步,从来不曾停留,就这么不知疲倦地走着,甚至于没有发现自己也成为了那些画本中的一部分。

她在读者的指尖化作轻盈的蝶,在书页之间自由地飞舞。

终点是绘本的最后一页,故事结束的文字出现,作者为这本书画上了句号,只留下书里的小公主在读者看不见的地方茫然地看着面前的白色雪地。

前方没有路了,只有一片无垠的白雪。她伸出手想要接轻如羽毛的雪花,落在手心的时候才发现它们并没有融化,而是静静躺在自己的手里。

她用手指蘸了一点,味道是甜的,并不是糖的味道,而是更加浓郁的香味。

“……巧克力?”

她向前迈了一步,随即被脚下柔软丝滑的触感吓到了,像是踩进了沼泽一样,脚连带着腿一起陷了进去。她没来得及发出尖叫,整个人都失去重心倒在了白色的地面。

四周是浓郁的牛奶巧克力的香味,比上好的巧克力更加令人着迷,连养尊处优的公主都从来没有闻过这么沁人心脾的甜美香气,她抬起一只手臂挡住了眼睛,已经因为疲惫和恐惧垮下去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好温暖,温暖得犹如被拥有柔软白发的王子殿下所拥抱一般。

 

“怎么样,现在你觉得那是现实,还是梦境呢?”

弗兰希尔的声音随着故事的进展慢慢低了下去,她依然安坐在座椅中,脸上露出了因为长日跋涉而疲惫不堪的表情。

“说实话,我不知道。”

“哦?”

“因为故事还没有结束。”奥佩拉迪奥说,“如果是梦境,您将会醒来,如果是现实,您最终会回到该回的地方去。无论是哪一种,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局。”

他说罢,将已经冷却的巧克力从模具中取出放在精致的盘子里,递给巧克力王国的女王陛下。弗兰希尔伸手拿了一块,无声地放入口中。

“是白巧克力呢。”

“这是一个疏漏,本来该呈现给您的不该是这样单调的味道。您知道,巧克力是会受到制作者的心境所影响的。”

“是么,那么你也和我一样,陷入到那片柔软的白色之中了啊。”

 

巧克力师离开了王宫,女王的房间再一次归于宁静。弗兰希尔仍旧坐在原地,偶尔拿过桌上的巧克力品尝。制作者高超的技艺掩盖不了巧克力本身味道的苍白,吃多了之后难免觉得乏味,可弗兰希尔仍然慢慢地吃着。

那个故事的结局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绘本里的人们总是突兀地出现在书页上,并不是因为故事的开始而生,也不会因为故事的结束而死,他们仍然活在书页之外,无论那些文字中的他们被读者篡改成了什么模样。

公主回到了自己的王宫,然后慢慢长大变成了女王。没有写下来的部分并非是时光停驻,只是因为无聊枯燥到不值得作家提笔而已。

将巧克力全部吃完,弗兰希尔离开了软椅,站在某个隐秘的储物柜前拉开最下面一层的抽屉。

凡是人都有一两个不愿意即使对亲近的人也难以启齿的秘密,女王陛下也不例外。

弗兰希尔动作轻缓地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白色的信封,上面用蜡笔画了软绵绵的图案,信封看上去已经存放了好几年了,却不难看出收藏的人对它的珍惜。

她打开信封,从里面缓缓抽出一张同样为白色的信纸,在面前铺开。信上的笔迹也带着软软的甜味,没有尖锐的笔划,也没有刚正的结构,只有圆润的线条与可爱的形状。

弗兰希尔嚅动嘴唇,念出了信纸上的第一行字。

“见信好,孤独的公主殿下。”

 

见信好,孤独的公主殿下。

您上次来信所说的询问星星王子在何处之事,我思考良久,不得不遗憾地告诉您我的想法。

想必您也知道这个世界的广袤已远远超过我等想象,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公主,都不过像天空中的星星那样渺小。

正因如此,在这个巨大的星球上诞生了无数个国家,无数的国家中诞生了无数的公主殿下,她们中有的每日都十分幸福,有的和您一样遭受着不幸的孤独。为了给予那些不幸的公主幸福,神让星星的王子殿下来到她们身边。

可是神实在是太忙了,他要看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不幸的公主殿下,还要在天上为她们寻找合适的星星。即使他每一秒钟都在工作,也仍然会有还没能得到眷顾的公主在夜晚留下眼泪——而您就是其中一位。

我必须向您道歉,我无法帮您抹去眼泪,只能写下这些徒劳无用的文字乞求能稍微安抚您的焦虑。我想,您至今没有遇到您的星星王子,并不是因为神没有听见你的愿望,而是他一直在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您寻找一颗您最喜欢的星星。

您或许已经在夜空中见过那颗星星了,当您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应该总是能看到一颗格外明亮的星星吧?那就是只属于您一个人的王子殿下。当那颗星星来到您的身边的时候,您一定会一眼就认出他来,因为他是为了您而降生到这个星球上的。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为您而喜悦。

 

“——骗人!!”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个人可是创作了这个绘本的人哦?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星星王子在哪里的吧?”

第一次收到绘本作家的回信,弗兰希尔半懂不懂地把信读了好几遍,才把信再次收好放进抽屉里。

“哼,既然如此,我就自己去找好了!我才不要等星星自己落下,我要到接近天空的地方去把星星摘下来!”

就这样,不懂事的公主离开了保护自己的城堡,踏上了没有终点的旅途,结局是坠进了没有边界,也没有水底的白色深海。

公主以为自己将要溺亡,从白色的头发开始,全身都逐渐与巧克力一起融化。她屏住呼吸闭上眼睛,自暴自弃地决定成为茫茫海洋中的水滴。她忘记了自己与王室的所有人都不一样的白色头发,忘掉了大人们的阿谀奉承,只放任自己投身在柔软的白色之中。

意识模糊间,有人在岸上透过白色的液体看着她。

“你的头发……”

“……”

或许是位没有船的水手吧,弗兰希尔想。她很想不理会那个人径直下沉,可她是巴伦蒂亚家的小姐,还是未来的女王陛下,就算因为与父母不同的发色被视为异类,她也有身为王位继承人的尊严与自持,良好的修养不允许她做出无视他人的无礼行为。于是弗兰希尔睁开眼,从白色的巧克力中坐起身子准备回复对方的话语。

“即使头发是白色的,我也毋庸置疑是……”

面前的并不是水手,而是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他的头发与眼睛都是天空一般浅浅的蓝色。

他蹲在岸边好奇地看着海里的弗兰希尔,被孩子稀奇的目光所刺伤,弗兰希尔半是恼怒半是害羞地张嘴想要辩解。

“——看起来好像公主殿下。”

男孩看着她的头发,呆愣愣地说。

“诶?”

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弗兰希尔微微睁大眼。

“啊,你是从哪里来的呀?是这座城市里的孩子吗?”见她不说话,男孩以为她是被自己吓到了,便热情地自我介绍,“我的话,是一年前搬到这里来的哟!我的名字叫吉奈特,你呢?”

“我、我叫弗兰希尔……”

听见她的名字,男孩子笑得更开心了,整张脸上都写着这名字真好听几个大字:“弗兰希尔?那我就叫你弗兰吧!”

她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没有礼貌的家伙,从有意识开始,每一个来到身边的人都是恭恭敬敬地叫着自己弗兰希尔大人,生怕自己的名字还不够长似的。这家伙才和她说了几句话,竟然敢用这么亲密的叫法称呼她。

弗兰希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脚下依然是黏稠的白色巧克力,但那些曾经想要将她沉溺到深邃的地下去的液体已经开始滑落。

“不许随意改我的名字!还有,说我像,像公主什么的,你……你……呜呜……”

她觉得眼眶热热的,鼻子一酸就抹起了眼泪。对面的小男孩显然也一下慌乱起来,两只手在空中摆了两下,笨拙地安慰她。

“诶?!怎么突然哭了?是、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吵死了!笨蛋!笨蛋!离我远一点啦!”

“诶诶?!我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白色头发看起来就像白巧克力一样,太漂亮了……所以才会说你看起来像公主一样……”

那孩子大概是慌了,几乎语无伦次起来。弗兰希尔也停止了哭泣,从指缝间偷偷打量他。

他真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长得只能算是可爱,圆圆的五官全然没有书里面王子的英俊,头发也不是柔软的牛奶的颜色,而是晴空一样的淡蓝,行为举止更是完全称不上帅气,看见自己流眼泪就只会不知所措地摆手,连帮她擦眼泪都不敢。

弗兰希尔用他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眼泪,又笑了起来。

“那么,你就是那颗星星咯。”

“诶?星星……”

吉奈特像是不明白她有些没头没脑的话,困扰地挠了挠头,最终在她渴望的眼神中放弃了思考。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弗兰希望的话,我就当星星好了。”

“笨——蛋!才不是要你当星星呢,”

弗兰希尔涨红了脸,摊开手里的绘本,翻到乘着星光的王子来到哭泣的公主面前与她拥抱在一起的那一页指给吉奈特看,像是在给予对方什么荣幸一样微微扬起脸。

“吉奈特就来当我的王子殿下好了!……你会答应的吧?”

吉奈特看了看绘本,又看了看她有些忐忑的表情,最后站直身子拍了拍胸口。

“嗯!那就让我来成为弗兰的王子吧!”

他大概完全不明白许下的是一个怎么样的承诺,只想着自己这句话如果能让弗兰希尔彻底地停止哭泣便足够了。

吉奈特终于牵住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拉到岸上,巨大的巧克力海也好,仿佛冬日冰雪的白色也好,渐渐在身后褪去了,她的眼中出现了其他的颜色。

弗兰希尔又一次看见了她走过的那些道路,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自然美景,在她的眼中不断地回放着。曾经在桌案上飞舞的书页再一次纷飞,从故事的结尾不断向前倒带。

道路的尽头亦是起点,蓝色头发的王子从流星上翩然落下,向她伸出手。

我来接你了。

这便是新的故事的开始。

 

 


-END-

 

 

 

 

 

 

 


评论
热度(13)